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

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

山晏葭 著

完本免费

【霸宠+完结】他是冷厉绝杀、残酷无情的阎罗,她是大大咧咧、无脑少筋的呆萌。一出史上最狗血的劈腿剧,一局目的不纯的特邀讲师扮演游戏,一场是为不伦的殊死纠缠。私奔之约幻灭,六年后狭路再相逢,她记得所有,却唯独忘了最深刻的他。这一回,他,抓到了她。想让他放手?窗都没有。“我说过什么。”姚祈星戳着手指弱弱地抬起无辜的水眸:“你说……满足我……?”某人唇角微勾,凑近她的耳畔:“要我,如何满足你?”

10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1

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关注伯乐小说网,这次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是作家“山晏葭”的小说作品,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青春”,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1章 私奔是一场无妄之灾”,《正牌来袭诱捕天价娇妻》是女频类小说,小说属于言情类型,讲述的故事是:“可我现在就想喝,怎么办?”钱友友倒了一杯温水塞进姚祈星的手中:“喝水吧!”杯子里的水温温的,姚祈星把杯子抬起大嘴边,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抬起苍白的小脸看向正在把书包里的书拿出来的钱友友。

免费阅读

Z城,大暑。

期末考结束后,高温和酷暑向这个假期来势汹汹,让蜗居在家的骚年们望而却步。

Z城市区的某个略有格调的欧式住宅区里,一座拥有大庭院小后院池塘和果园的复式建筑前,停着一辆被刷地锃亮的黑色轿车,正顶着火热的骄阳,敲个生鸡蛋上去,保证放哪煎哪能有九分熟。

二楼的窗口边,姚祈星正抱着一大桶冰淇淋,坐在沙发上晃着小脚丫吃得津津有味。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穿着背带裤的小男生,鼻涕哗哗地看着她挖冰淇淋吃,微张的嘴巴里好像随时都能流出口水来。

总觉得身边有一股很恶寒的气息。

姚祈星咬着勺子歪头向身边看去,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往更边上挪了挪,低头把小圆脸上的嫌恶藏起来。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到别人家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都要读小学六年级还流着鼻涕,这人到底是脑子有病还是脑子身体都有病?

啊喂,别坐过来啊!她可是有主的花儿!

鼻涕虫一看姚祈星往边上去,咧开嘴嘿嘿笑着也往姚祈星那边挪,还用带着沙哑的声音叫着“星星”。

姚祈星只觉得毛骨悚然,人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把还剩一大半的冰淇淋往茶几上一放,抖落全身的鸡皮疙瘩,扔下一句“我去做作业了”转身就走。

鼻涕虫委屈地看着姚祈星快速离开的背影,咽了咽口水,把目光移向桌上的冰淇淋。

电光火石之间,走出两步的姚祈星猛然蹿了回来,瞪了一眼鼻涕虫,一把抱起遗留在茶几上的冰淇淋头也不回地跑开。

不远处正在谈论正事的两位父亲看到这一幕,脸色都有些难看。

姚正翰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抱歉地对鼻涕虫父亲笑笑,接着之前的话题说了下去。

回到房间的姚祈星反锁上房门,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塞进嘴里,气呼呼往床上一坐。

带着蓝莓果酱的冰淇淋在嘴里化开,甜甜的酸酸的凉凉的,可姚祈星的心情半点都没有好起来,憋在心里越想越来气越想越恶心。

她爸如果要她以后嫁给这种烂小鬼,她一定会疯掉的!

她不要她不要她不要,她还不如离家出走去!

对,离家出走!

姚祈星眼珠子骨溜溜一转,哼哼笑着把挂着的背包从架子上拿了下来,胡乱塞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进去,翻出自己藏了十几年的私房钱一并带上,悄悄溜出房门,骑上自己的小自行车,吭哧吭哧骑出了门,一路是畅通无阻。

前方五十米,出现一家小便利店。

姚祈星骑得更加卖力,加速前进直奔便利店去,扔下她的小自行车,用便利店柜台上的电话机拨出了一串她早就倒背如流的数字,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喂喂喂喂……”

“听到了,不用喂那么多声。”

“南牧南牧,我们私奔吧!”

私奔。

电话那头,突然失去了声音。

心猛然狂跳起来,纪南牧抓着听筒呆立在沙发前,在脑海里不停重复着“私奔”这两个字。

从二楼上的主卧里传来的激烈争吵声就萦绕在他的耳边,是他的母亲在极力反对他父亲将送他出国去念高中。

纪南牧不想出国去,不想离开姚祈星,也不想离开自己的母亲。可是他父亲强加在他身上的主观意识太强烈,他根本没有半丝忤逆的余地。

私奔吗?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电话对面久久没有回声,姚祈星疑惑地蹙起眉头,又连“喂”了五声。

“南牧南牧,你有在听吗?”

“嗯,我们去车站。”

“嗯嗯!”

姚祈星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在原地“噢耶”一声,往座机旁放了一枚**,扔下她的自行车直接在马路上招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向车站去。

天渐渐暗了下来,明媚的太阳隐于浓重的乌云之后,细小而密集的雨点打在车窗上,没一会儿就转变成了倾盆的暴雨。

找不到喜欢的“星星”身影的鼻涕虫终于爆发,一声震天的哭声划破姚家的上空,客人大发雷霆,一辆辆私家车从姚家开出……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整个城市都变得潮湿而阴冷,车站等候室里的灯光也显得昏暗无比。一抹孤单的身影徘徊在车站大厅里,隔几分钟就抬头看一眼高挂在墙上的时钟……

而此刻的纪家,夫妻二人越吵越凶,甚至将多年以来隐忍下的对方的缺点都揭了出来,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大暴雨还偏偏遇上了一个新手司机,一个小时后,姚祈星搭乘的出租车第三次拐错路口回到主路,总算到达了车站口。

连绵的雨幕挡去了五米之外的视线,连不远处的车站都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姚祈星付完钱,说了一声谢谢,飞快地打开车门用背包挡在头顶跑向车站大厅。

车站就在她的眼前敞开了大门,只需要再给她几秒钟,她就可以扑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可是那一个瞬间,突然出现的耀眼车灯晃晕了姚祈星的眼,姚祈星脚下一顿回头去看,侧边的脑袋挨上重重的一击,整个身体都向后软到了下去。

抓回了人,姚家的车队有序地离开了车站。

暴雨丝毫没有要停歇的兆头,久等不到人的纪南牧从大厅出来,在门口张望着。

一辆私家车停在了车站门口,打着一把大黑伞走向大厅门口的纪南牧。纪南牧见到来人,原本就已焦躁异常的脸上更加沉郁,转身要回大厅里去。

“少爷,您家里出事了。”

“什么。”纪南牧浑身一僵,缓缓转回了身,冷冽地看着眼前的人。

那人上前一步,在他的耳边低吟了几句什么话。

纪南牧脸色突变,眸中的微光在一瞬间全部消弭。

愧疚,愤怒,自嘲,悔恨,哀戚……融成了滔天的戾气。

眼中焦距不再,纪南牧拂开凑在他身前的那人,一步一步向停在门口的车走去。

牛鬼蛇神皆绕道,黑白无常低伏首,纪南牧,就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罗刹,摔门开车疾驰而去。

似乎,整座城市,都在那一刻颠倒。

彼时,姚祈星初一,纪南牧初三,红鸾初动,已是恨入骨髓。

一晃,便是整整六年又六个月。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