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江云书 著

完本免费

【甜宠】一场冥婚,让我知道什么是日!久!生情!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的眼睛,能见到鬼。所有的鬼都不会说话,但我能看到他们的过去。然而,有一个鬼,他的过去,一片空白。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抱住我,吻上我的唇,“别来无恙,晏安宁。”安宁,安宁,我的生活不再安宁!骗我冥婚,爬上我床,夜夜撩我。“交代了吧,你是不是色.鬼?”群号:126261677(敲门砖:男女主角名)

2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8

免费阅读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这本女频类小说,名字叫《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是著名网络作家“江云书”的作品,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悬疑灵异”,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一章:我姓晏,性别女”,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番外:权羽篇(十六)”,属于灵异类型的小说,喜欢女频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小说讲述的内容:

免费阅读

他转过头去,周身似乎带着一股风,邪魅得很。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会儿天黑压压的,仿佛要下雨一般。

我的双眼很不舒服,又疼又涨。

“这个女人,是怨灵。”他缓缓开口,声音带着磁性。

我顺着看了过去,那个女鬼安静了下来,凭空垂挂在那儿,没有力气挣扎了。

那……那是什么……

我慌了阵脚,眼前闪过一幅幅的画面,就跟放小电影似的,无法掌控地在我眼前放映着。

现实与画面重叠,我在虚幻中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开着挖掘机的女人。

还有那些……野蛮的男人……

“啊……”我重重地闭上眼睛,按住脑袋。

疼,眼睛好疼……

身体被一个力道所拥抱住,我缓过神来,抬头一看,是封渊。

“闭上眼睛。”他的声音带着魅惑的味道,钻进人心底。

我竟然听话地闭上了眼,只感受到他那双凉意习习的手,覆在我的眼皮上,只几秒而已,我的眼睛就舒服了。

太神奇了……

我眨了眨眼睛,惊奇地看着他,“你这鬼……还有法力?”

他浅笑一声,告诉我什么是一笑倾人城……

然而,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女鬼!不对,那个……那个阿姨,我知道你对那两个男人有怨恨,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也不能残害其他无辜的人啊!”我壮了壮胆上前两步,“要不这样,我把那两个人找出来,让他们给你赔礼道歉行不行?”

女鬼不说话,只是转了转眼珠子,看向我。

我被看得头皮发麻,一秒都快顶不住了。

女鬼终于垂下可怕的眸子,似乎是应允了。

“我当你默认了啊!”咽了下口水,大声道,“可不许反悔!”

女鬼还是没有吭声,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当她是答应了!

远远听见有人喊我名字,头顶那片灰蒙蒙的天,似乎也慢慢亮了起来。

是果儿的声音。

我扭头看向封渊,却没了人影,他……走了?

再扭头,发现女鬼也不见了,头顶大亮。

树根旁的那老道士缓缓转醒,皱着脸扶着腰爬起来,“这……这什么情况……”

林果儿跟王大傻子一路小跑过来,看到我还在这儿傻站着,“长命,你还在这儿干嘛呢?都散场了。”

老道长看到我们仨,脸一肃,“你们几个!刚才干嘛呢!”

看样子,老头要找我们仨训话了。

我拉起果儿的手撒腿就跑,王大傻子慢一拍,在后头被老头揪住了。

“长……长命……你,你……跑什么啊……”果儿蹲下身子大喘气儿,“我跑不动了……”

我也喘得厉害,咳了两声,一屁股坐在树墩上,“果儿,帮我个忙。”

“什么忙……”

“问问你爸,我要找两个人。”

-----

从林叔叔那儿竟然很顺利地问到了地址,我赶忙趁着我妈还没回来,跑去找他们。

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解决,施工队剩下的那两个人必死无疑,而且,整个村子也不会安宁的。

果儿紧跟着我,说要跟我一块儿去,“长命,你找这两个人干什么?”

“救我的命。”我就是一凡人,必须自保。

那女鬼一副不好惹的模样,虽然有那色鬼帮着我,可他真的每次都能及时出现吗?反正我是不会相信的。

再者说,其实那女人……还挺可怜的。

“对了,长命,我跟你说。”上了辆小巴士车,刚坐下,果儿就提起施工队的事儿来,“刚才我回去的时候,听到一个故事,特别玄乎!”

“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原来,咱们附近的村子啊,只要有施工队作业,就会出现命案!跟我们村这几天发生的情况一模一样!”

“他们偷摸着说,这里头还有个故事。”林果儿边说边捏紧了手指,这胆小的丫头!

“多年前,这儿有个开挖掘机的女的,有一天晚上,在工地施工作业,被***了,而且,还是……先奸后杀,尸体扔进了臭水沟里,等发现的时候,人都泡得发臭发胀了!”

“那你想过吗?为什么这个女鬼,一直对挖掘机工人那么耿耿于怀?死的全部都是挖掘工人。”我反问她。

果儿摇摇头,呆愣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因为……奸、杀她的,就是她的工友。”

所以我说这个女人是个可怜人,被人先奸后杀不说,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所做,那些人因为处理得干净,证据不足,当时这事儿慢慢就不了了之了,谁都不愿意去死磕在这样的案件上。

办事人员都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

加之,女人家里贫穷,下面还有两个弟弟,父母也不愿多费人力物力去较真这事儿。

所以,这件残忍的凶杀案,就这么任由其变成了“陈年往事”……

林果儿惊讶得半天没合上嘴,“这……这也太……”

闷热的车厢让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了,透过车窗,外面的风一路吹过来,一点儿也不解暑。

闭上眼睛,再次睁开。

水稻田里,那个女人披头散发,掉落的头皮很是显眼,露出血红色的一片,全身脏兮兮的,一定很臭。

我看不清她的双眼,但我知道,她在期待,期待给她一个公平的回应。

“长命,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果儿疑惑。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猜的。”打了个马虎眼,带着果儿下车,我们到地方了。

一路打探,一路询问,凭着我看到的那些画面,终于找到了那两个人的住处。

站在门口,我捏了捏手心,提了口气,敲敲门。

没人应,里头好像没动静。

我们直接换了一家,可还是没人应,看门板陈旧的模样,还有那角落里的灰尘跟蜘蛛网,估摸着很久没人住了。

“你们找谁?”一老太太从旁经过,上下扫了我们两眼,问道。

“我找这屋的主人,这里面是不是没人住啊?”我跳下石板,询问道。

“这人早就死了,空关着没人住的!”

什么?死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