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盛唐血刃

盛唐血刃

tx程志 著

完本免费

陈应莫名奇妙来到武德元年的泾阳,历史应他而变。他本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地主,然而时势却逼着他一步一步登上风起云涌的历史舞台。战王世充、灭窦建德,平东突厥、夷高句丽、百济,远征西突厥、扬威万里。这里有勇冠天下的尉迟恭、秦琼、也有智计若妖的房玄龄、杜如晦,这里还有花前月下,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缠绵书群:183524012

30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8

免费阅读
这本连载中小说《盛唐血刃》是著名作家tx程志的作品,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一三一章纵有百万何惧之有”,这本小说的围绕“历史”来展开,最新更新的章节是"第一章都是太帅惹的祸",《盛唐血刃》精选篇章:陈应道:“百姓伤亡如何?”张怀威下意识的道:“不太清楚,应该没了四五百人,伤了过千!”一次大战,唐军泾阳守军五十人的一个队,至今六人,其中还有一个残了。就算自己用计,还造成了将近一千五百人的百姓伤亡,虽然歼灭西秦军两千余人,但是这个惊人的伤亡数字,也让所有的幸存者都握紧了拳头,胜利带来的喜悦也冲淡了不少。

免费阅读

“你……你……你想干什么?”宗罗睺语气中有了慌乱之意。

“你猜!”陈应的脸上仍然带着极为温柔的微笑,语气平淡舒缓,半分着急上火的意思都没有,将周围士兵的惊呼以及数十杆长枪、数十只刀剑,还有数十弓箭视若无物。

一名西秦军将领一边挥舞道战刀,一阵大吼:“你他娘的吃了豹子量……”

“人的脖颈上有一条动脉血管!只要这根动脉血管被割断,鲜血便会喷涌而出,只需要喘几口气的光景,全身的血液便将流尽,这死法痛快得很……”陈应手中的羊头箭往前一顶,冰冷的矢锋压迫着宗罗睺的颈动脉血管,一阵轻微的刺痛让宗罗睺瞬间醒悟过来。

“宗大王要不要试一试?”

“老子终日打雁,没想到临了,还被雁啄了眼,老子认栽!”宗罗睺倒也光棍,也是一个人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缓了口气,宗罗睺道:“说吧,你怎么才能放了老子!”

陈应道:“张头,老邱,老油子,你们出来!”

张怀威第一个爬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走到宗罗睺向前,将横刀顶在宗罗睺的脖颈上,尤子英和其他三名唐军刀盾手将陈应和宗罗睺护在盾牌里侧。

陈应道:“我们还有七个人,给我们七匹马!”

“好……好说,好说!”听到这话,宗罗睺松了口气。暗道:“原来只是想逃跑。”

陈应道:“我们要一人双骑,十四匹马,要是敢在马上做手脚,你知道下场!”

宗罗睺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冲西秦将领吼道:“郑彪,你他娘的耳朵里塞驴毛了,赶紧的把他给你们送来……”

“啧啧啧……”陈缓缓摇着头咋着嘴,用及其悠闲的语气道:“义兴王……你手下这些兵蛋子可是一点也不关心你的安危啊……明明看见了你脖子上有一把刀子架着,还敢冒冒失失拿着这些破铜烂铁往上瞎晃悠……他们是真不怕把你的这条金贵性命送到这里啊……”

宗罗睺道:“放下,都把手里的家伙扔了。”

“噼里啪啦……”西秦军士兵手中的刀、枪、戈、矛、斧、钺、矟、槊扔了一地。

“很好,很好,不错!”陈应道:“把弓弦都摘了,想趁老子上马后放箭,门都没有,摘下弓弦,放在火烧了!”

众西秦军士兵愣在当场。

张怀威暗道:“还是陈应脑袋聪明,就算他们拥有马,一旦放箭,他们也绝对逃不掉。”张怀威一看众西秦弓箭手根本不为所动,手腕微微用力,锋利的刀刃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线。

宗罗睺急忙道:“好说……好说……你们……都他娘的都弓弦摘了,扔在火里烧了。你们想害死老子不成么?”

西秦士兵们对望了两眼,十分听话地将手中的弓弦摘下来。这个时候的弓弦不是牛筋就是鹿筋,是属于非常宝贵的战略物资。就算弓箭手拥有备用的弓弦,一时半会他们也无法装上去。没有弓弦的弓箭,就好比没有子弹的步枪,只是一堆没用的废铜烂铁。

看着远处还有一部分西秦军弓箭手不为所动。

陈应冲宗罗睺大吼道:“老子的话没听清楚,是全部,所有弓箭手的弓弦……老油子监督他们摘掉弓弦,看着他们全部烧掉!老子数十个数,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尤子英居然没有半点反驳,下意识的听从了陈应的命令。他怯怯的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刀,走到众西秦军弓弩手面前:“你们……你们摘下弓弦,烧掉!”

西秦军的弓箭手比例非常高,几乎近半人都是弓箭手。这也是唐军为何会在中了薛举埋伏之后,瞬间崩溃,面对箭如雨下的情景,很少人可以做到不动如山。

慢慢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臭味,让人恶心欲呕。

看着西秦军弓箭手非常配合,陈应点了点头:“很好,不错,这才是个聪明人嘛……义兴王,你听好了,下面我说的话,你要吩咐你的兄弟一字不改地去办,否则明年这个时候,不管您老人家想吃什么喝什么都只能让你那个兄弟烧给你了……”

宗罗睺事到如今,也只能任由陈应摆布了。

在陈应的命令下,西秦兵的兵刃都被集中了起来,然后堆上干柴浇上火油,放火点烧。

随着将近两千件长短兵刃被堆在一起燃烧,宗罗睺也感觉不对劲了。他惶恐的道:“你……姓陈的……我……我告诉你,你不要胡来。”

陈应没有理会宗罗睺,而是直接冲张怀威问道:“张头,泾阳城里有宽大坚固的宅院吗?”

张怀威想了想道:“还真有……城南刘财主的院子不小,青砖高墙大院,有小二十亩吧!”

陈应施着宗罗睺道:“快,命令你的手下,全部自觉的入刘家大宅!”

宗罗睺顿时慌了,他感觉陈应似乎不像是为了逃跑那么简单。

陈应自然不是光想着逃跑,如果他想逃跑,也不用这么大费周折。他从一开始就是想要全歼灭宗罗睺全军。

用七个人,歼灭至少小两千西秦军,听上去好像是天方夜谭,然而随着陈应一步步瓦解宗罗睺的内心防线,最终陈应还是成功了。

如果陈应最先开始让西秦军进入刘家大宅,宗罗睺自知无法幸免,肯定宁死也会拉陈应他们垫背,可是现在不同了,西秦军士兵的弓弩手已经被摘掉了弓弦,而且最关键的是所有的兵刃都被烧了,当然像刀剑斧钺一类的重金属兵刃,也不易被烧毁,可是烧得红通的兵刃,一时半会谁也不敢拿着使用。

虽然赤手空拳的西秦士兵用人堆也可以把陈应等人堆死,不过西秦兵可是把泾阳县城的全城百姓全部都得罪光了。泾阳县是关中的中县,拥有人口超过四千户,两万余人。其中青壮年超过六千人。这要是群殴起来,西秦军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宗罗睺竭斯底里的吼道:“你想干什么?”

陈应微微一笑,甩手就给宗罗睺一个大嘴巴子:“干什么,轮得着你管老子?”

宗罗睺这个时候如果还再天真,那么他这几十年就白活了,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宗罗睺癫狂的吼道:“兄弟们,跟他们拼了,他想烧死咱们……”

“鼓噪!”陈应毫不犹豫,手中的横刀缓缓用力。

“噗嗤……”横刀毫无迟滞的割官了宗罗睺的喉咙和颈脉血管,宗罗睺双手想把咕嘟咕嘟冒血的喉咙堵住,可是他的手哪里还堵得住。宗罗睺狂乱的倒在地上,抽搐片刻,就彻底歇菜了。

张怀威道:“你怎么把他杀了?”

陈应道:“有问题吗?”

一刀砍下宗罗睺的脑袋,陈应拎起宗罗睺的脑袋,冲众西秦兵道:“宗罗睺已经,赶紧投降。”

身为宗罗睺的亲卫将领郑彪勃然大怒:“你他娘杀了大王,给大王报仇!”

数十上百名宗罗睺心腹将士赤手空拳朝陈应等人围来,尽管手握兵刃,张怀威等人心中紧。

陈应不以为然,耍出一个刀花,扯着嗓子大叫起来:“关中父老乡亲们,这帮畜生手中没家伙了,赶紧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一名满身青紫,头发蓬乱,满脸血污的妇女第一个颤颤巍巍的走出家门,手里拿了一把剪刀。

“噗嗤……”

这名妇人的剪刀插入一名西秦军的后心。

一名年过半百的老翁,拎起一根扁担,拦腰朝一名西秦军士兵的腰上扫去。

尽管这一扁担扫得结实,可是由于力气太小的原故,这名被砸中的西秦士兵只是一个趔趄,伤而未死。

这名西秦兵目露凶光;“老不死的狗东西,你这是找死!”

可是这名西秦兵挥舞着拳头想要殴打老翁的时候,

“扑通……”这名西秦兵缓缓倒在地上。

在这名西秦兵背后出现了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手中还有一块染着鲜血的砖头。

正应了那句话,功夫再高一砖撂倒。

“拼了,拼了!”热血的关中男儿,果然没让陈应失望,当西秦士兵摘下弓弦扔下兵刃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下场就注定了——死亡是他们惟一的归宿。

陈应大吼道:“大唐陈应在此,谁敢跟我决以死战!”

西秦军此时官职最高郑彪一口老血喷出:“你还能再无耻点吗?”

陈应抡圆了横刀,杀入西秦军阵中,面对这些手无寸铁的西秦军士兵,陈应简直就像猛虎冲进羊群。

陈应如同一阵风连砍四人,见识过陈应厉害的西秦兵们这时望见,心魂震散……

“唐军来救我们了!”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举起一把铡刀,重达三十余斤的铡刀狠狠的劈在一名赤手空拳的西秦兵头上,从头颅开始,一直劈到小腹,直接一劈两断。

涌到大街上的百姓越来越多,百姓没有制式武器,可是手里多少都有点家伙,毕竟大唐并不禁止民间拥有武器,就算没有制式军用刀枪,也有柴刀和斧头。

泾阳城到处都是杀喊声,到处都是战斗,西秦兵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