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坐等男神来倒追

坐等男神来倒追

不见悲秋 著

完本免费

简介:毫无疑问,她仅有的三段恋情都见不得光:一段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另一段从开始就是一场充满了算计的交易;最后一段则碍于身份,同样不敢让众人知道。谈恋爱谈的这么憋屈,后来她便想开了,大概是因为拿到了女配剧本,既然如此,那不如一个人安安心心养包子吧。

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8

免费阅读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这本女频类小说,名字叫《坐等男神来倒追》,是著名网络作家“不见悲秋”的作品,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现代言情”,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一章 我来当你孩子的爸爸”,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一百五十二章 最后一夜”,属于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女频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小说讲述的内容:只是,这天却是做了梦。大概是因为白天遇见罗耒的缘故。她梦见了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罗耒时的场景,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她依旧背着自己的作业和小电饭锅在附近的旅店来开好房等着罗耒下课。罗耒不喜欢被其他人看见她的存在,所以她从来不会与他同框出现在太阳下。她默默地买好了他爱吃的菜和小米,打算给他煮小米粥。粥静静地在锅里炖着,她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待着男友的到来。她忍不住还是发了条QQ消息给他,却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消息。

免费阅读

脉脉被六点的闹钟吵醒,开始了自己平常的一天,遛孩子,买菜,做早餐。终于在7点40前将一切准备好,便匆忙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出门了。

临走时,花奶奶诧异地看着她,大概奇怪她出门时的匆忙。“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脉脉”花奶奶询问。

“……”脉脉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想对自己的恩人撒谎,却又不敢直面这个问题,只能选择沉默。

花奶奶看她面漏难色便没有再追究,只是有些挪揄她道:“是要去见孩子爸爸了?打扮的漂亮点,改天你们谈好了,带他回来给我看看。”

花***关心让脉脉忍不住鼻头一酸,她勉强地笑道,“嗯”算是答应了。

星期一的早上堵车很厉害,脉脉在挤了一路的公交和地铁后,终于在8点50分到了民政局门口。

莫子璟早已等在门口,看了看她的妆容穿着,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却抿住嘴没有说。

脉脉却是浑然不觉,冲莫子璟打了声招呼,两人便一起步入民政局大厅。

周一的上午,来领证的人根本没有,大厅的工作人员正百无聊赖。看他们的样子,直接给了一张表格道:“坐下填表。”

脉脉拿到表格之后,便殷勤地递给莫子璟一张表格,自己蒙头填了起来,姓名,身份证号码……

她发现旁边的人却没有什么动静,抬头一看,莫子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怎么了?”她小心的问,她担心莫子璟临时后悔,不打算跟她结婚了。小语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再不办理户口怕来不及。

莫子璟却是一把抽过她手中的表格,往柜台工作人员那里走去。

脉脉慌忙跟了上去。

“我们是来办理结婚的。”这是今天早上脉脉第一次听莫子璟讲话,他的声音有种晨起后的沙哑,却又能让人听出他的愤怒。

柜台工作人员明显一愣,脉脉赶忙拿过表格一看,果然是办理离婚的表格。

这下脉脉有些尴尬地不敢再看莫子璟。

工作人员连忙道歉,重新递给了他们一张表格,却是在脉脉拿到表格时,偷偷地对脉脉道“姑娘,你是不是被逼婚了?”转眼又道:“也不太像。”

大厅本来就没人,空旷的厉害,她一说话,脉脉便知道旁边的莫子璟肯定也听到了。

她摇了摇头,自己默默填起表来。

表格填好后,结婚证却是没有拿到。“先去XX医院,拿着证明办理婚检”。大妈将盖了章的表格递给他们。

“婚检?”脉脉没有想到还有这茬,有些疑惑。

“婚前检查,检查有没有传染病艾滋病或者精神病等。”大妈张口就来。“你来大姨妈了吗?”大妈问道。

脉脉被人当着一个男人的面问这种问题,有些尴尬地恨不得自己不存在。她羞愧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去考虑旁边的莫子璟是怎么想的。

“吃饭了没有?体检要求空腹”大妈接着追问。

脉脉点了点头,早上她喂小语的时候,自己也吃了不少东西。

“那就下午再去体检,记得空腹”大妈嘱托了一句,便打发他们出去。

脉脉有些愧疚,她第一次结婚,确实不知道结婚还需要做婚检。对于因为自己耽误了莫子璟的时间,她非常的惭愧。“对不起,我不知道……”话尚未说完。莫子璟便打断了她的话,“去你家看看吧”

“什么?”脉脉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结婚前,告诉一下家里人。去看看我妈,还有小语。”莫子璟耐心地解释。“假装好你从来就不知道花奶奶是我母亲。”

脉脉点点头道:“那我们去买点上门礼物吧,第一次进门,空着手不太好。”

莫子璟没有反对,开着车带脉脉去了一家百货商场,“你进去吧,想买什么随你便。”

脉脉有些尴尬,自己兜里本来就没几个钱,这次小语生病,她又大出血花了一笔钱,剩下的钱怕是买不起什么好的东西。她窘迫地下不了车,却也开不了口问莫子璟要钱。两人的交易只局限在小语的学习方面。

她磨磨蹭蹭地不下车,惹得莫子璟看了她一眼道:“我不下去,这里人太多,被有心人看到了不太好。”

脉脉没有其他理由,终于深吸一口气,提着小包下车了。她一下车便打开自己的微信和支付宝,算了算自己可怜的存款,加起来不到三千块。2756元,她狠狠心,决定拿出1000千去买东西。

大百货商场的礼品明显价位超出脉脉的消费水平。她拒绝了热情的售货员,自己决定去买点东西。在三百元的区域里徘徊很久,买了一个按摩脖颈儿和一个按摩膝关节的仪器,又买了一些老年人的补品。

结账出来,莫子璟主动出来,接过东西,放进了后背箱。两人朝花奶奶家走去。

一路无话。

脉脉有些紧张,她已经能猜到一会花***失望。自己不就是农夫与蛇里面那只恩将仇报的蛇吗?愧疚咬噬着她,但她没有办法,只能看着车一步步往家的方向驶去。

在楼下时,意外遇见了四楼的王阿姨。脉脉自己一个人带着小孩在这里,早就有人说闲话了。什么是被人包养的2NAI,生了私生子,还有什么跟丈夫离婚了,老公去世了等等。风言风语,脉脉早就有所耳闻,只是这种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实话,对她没什么损失,她也就在乎了。

“脉脉,这是你老公吧?”王阿姨热情地打招呼,顺便问道。

脉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下意识地觉得莫子璟是反对把这桩婚事曝光在他人面前的。“阿姨好,我一向在外地工作,脉脉一个人,劳烦您照顾了。”旁边的莫子璟却是插话了,几句话哄得王阿姨乐开了花,一边夸赞莫子璟长得好看,一边极力邀请他们到自家来吃饭。

亏得莫子璟说了要回家看孩子,王阿姨才有些遗憾地放过了他们。这点脉脉是真心佩服莫子璟,王阿姨这种人,最擅长鸡蛋里面挑骨头,莫子璟也能哄得人家那么开心,但为何又会与自己的亲妈几年不来往呢?

脉脉心惊胆战地掏出钥匙开了门,花奶奶正抱着小语过来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早?”话未说完,便看见了脉脉身后的莫子璟。花***脸立马变了色。

脉脉低着头,硬着头皮道:“花奶奶,这是小语的爸爸-叫莫子璟。”说罢,回头对莫子璟说:“这就是我一直提到的非常照顾小语的花奶奶。”

莫子璟的脸上不出意外地全是惊讶,真是天生的演员。脉脉心里感慨道。

“妈。”莫子璟一个哽咽,带着哭腔叫了一声。

脉脉只能瞪大眼睛,表现出自己的惊讶。“你们?”脉脉自己都忍不住闭上眼睛想要嘲讽自己的演技,什么烂对话。

花奶奶转头就走,反而是怀中的小语醒来了,看到妈妈要抱抱。脉脉伸不出去手。莫子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妈,是我错了,你别不要理我。”

花奶奶果然不再走。房间静了下来,只有小语一直要抱抱的声音。地上跪的人和抱着孩子的人僵持着,脉脉低着头,心虚地厉害。花奶奶终于还是心软了,将小语一把塞到了脉脉手里,转身走了进去道:“你也别跪着了,来了就是客。脉脉呀,给他倒点茶。”

脉脉赶忙将小语放到地上,用手把跪在地上的莫子璟搀扶起来。莫子璟一时站不稳,半个身子都靠在了脉脉身上。脉脉领着他进了客厅,狭小的客厅多了一个人之后显得更加拥挤。

花奶奶正坐在沙发上,看他俩进来道“坐。”小语自顾自地趴到花奶奶怀里撒娇,莫子璟坐在沙发旁边,脉脉赶忙去厨房烧水沏茶。

房间虽然不大,但两个人都压着嗓子在说话,脉脉只朦朦胧胧听到花奶奶道:“你没跟她说实话吧?”

莫子璟苦笑道:“我有什么可瞒她的。”

两人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花奶奶道:“孩子真是你的?”莫子璟点了点头道:“是我对不起他们母子二人。”

花奶奶叹了口气道:“脉脉确实是吃苦了。你打算怎么办?”

莫子璟又跪下了道:“这次我能找见脉脉,又认回了个儿子,还能再见母亲一面,实在是万幸,我想要跟脉脉结婚,带你们回老宅。”

花奶奶摇了摇头道:“你们回去吧,我是不会回去的。”

莫子璟突然痛哭了起来,“妈,我也是你的儿子呀。”

花奶奶也激动地哭了道:“我也不想我曾养了二十几年的孩子是个白眼狼。”小语看花奶奶哭了,急忙擦眼泪道:“奶奶不哭,奶奶不哭。”两人便又克制起来。

脉脉端着泡好的茶进了客厅,递给了花奶奶一杯,又给莫子璟也倒了一杯。便立在旁边不知所措。

“脉脉,你进来。”花奶奶抱着小语进了房间。

脉脉看了眼莫子璟,他的眼眶红红的,眼里有悲伤与愤怒,冲她点了点头。脉脉轻手轻脚地进去了。

“你与子璟是怎么认识的?”花奶奶问道。

脉脉有些心慌,她从来没有跟莫子璟对过口供,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撒谎道:“我大二的时候出去做兼职,两人遇见了,处了一段时间便分手了。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也没打算再找他,就想着自己把孩子养大。”

花奶奶点了点头道:“难为你了。”便又问到:“小语真的是我的孙子?”她的话里也不是在质疑,只是在不伤害脉脉自尊前提下,清淡的一问。

脉脉低着头,轻声道:“是,我之前也没想到。”

花奶奶抱着小语亲了亲道:“都是命呀。”又接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办?跟他回老宅?”

脉脉摇了摇头道:“小语离不开奶奶,您不走,我们就先住这里。”

花奶奶叹了口气道:“随你便。我是不会回去的。”

脉脉犹犹豫豫道:“我们打算下午去领证,”看花奶奶没有什么反应,接着道:“小语读书总是要户口的。”

出了卧室门,莫子璟还在沙发上坐着。“我们出去吧,我早饭没吃多少,已经空腹了。”她朝着莫子璟道。

莫子璟点点头,起身出了门。脉脉看他一直克制着,身形却是忍不住的颤抖。终于是在电梯口,脉脉伸手抱着了他,此刻大概所有安慰的语言都抵不过这样一个拥抱。莫子璟像小兽哀鸣般依偎着脉脉。

只是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莫子璟也很快冷静下来,除了眼圈还红着外,看不出分毫刚刚他痛哭时的难受。似乎刚刚的失态只是脉脉的错觉。“谢谢。”在出电梯口时,莫子璟轻轻说道。

脉脉没说话,两人直奔医院而去。婚检的几个流程不算多,但妇科是脉脉第一次来做这种检查。女医生带着手套,检查了一会,突然问到:“你流产过一次?”

脉脉恩了一声,没有说话。“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的,做好避孕措施,带套吃药,不要糟蹋自己。”女医生絮叨着,脉脉知道她是担心自己。

“医生,请问婚检的结果需要给对方看吗?”脉脉紧张地问道。

女医生摇摇头,“这是你的个人隐私,除了你自己,别人没有权利观看。”脉脉松了一口气。

“不过婚姻还是要对另一半坦诚一些,既然已经打算一辈子走下去了,还是要相互多一点信任不是吗?”医生笑着问道。

她没法开口,这场婚姻对她而言,只是桩交易罢了。没有过多的意义。

婚检进行的很顺利,脉脉本来还担心自己下午工作会迟到。只是意外卡在照结婚证件照的时候。“新娘,开心一点,新郎也是,笑起来。两人再靠近一点,再靠近,再靠近。笑起来,新郎高兴一点。”终于在摄影师也快不耐烦的时候,照出了一张勉强及格的证件照。脉脉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她笑得很开心,莫子璟却是笑得很勉强。所幸,两人离得还比较近。

从民政局出来,脉脉手里揣着结婚证,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成了一个已婚妇女。

“晚上我回去吃饭”莫子璟开口道,“但我现在要去公司。”说罢,扬长而去。

脉脉只得自己坐公交,赶去上班。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