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追夫计

追夫计

晴时有雨 著

完本免费

“听说你曾经许下心愿,非最快的马不骑,非最醇的酒不喝,非最美的男子......不睡!”女子对着男子那似笑非笑的俊脸,心虚的,小小声的道:“那只是信口胡言,夫君可千万不要当真。”男子的眼睛危险的眯起:“娘子的意思,是为夫不够俊美?”......花怜月不是一推就倒的小白兔,却遇见了扮猪吃老虎的县令大人。她勉为其难的想要将县令大人收入囊中,于是就上演了一个你追我,我追你的好戏!(架空文,较真美眉勿计较!)

1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7

免费阅读
大家好,今天为读者朋友们推荐一本女频类小说,名字叫《追夫计》,是著名网络作家“晴时有雨”的作品,这本小说的围绕“古代言情”来展开,属于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女频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追夫计》讲述的是:

免费阅读

初春,梅岭县!

春雨绵绵无绝期,乍暖还寒,最难将息。

有一素衣男子,牵着一匹枣红马,立于杏树下。他明明眉目如画,俊朗如谪仙,偏偏眉眼间萦绕着淡淡的哀戚!

男子抬手轻抚着藏在怀中最深处的那颗明珠,轻声念道:“月儿,连哥哥来寻你了!

男子身后的娇媚女子早就红了眼眶,她凄凉的问着他:“既然舍不得,既然如此深爱,当初为什么要逼着她救我!”

素衣男子淡淡的道:“救你,也是救她!只有忘了我,她才能活得长长久久!”

耳边却响起他的月儿在离去前的誓言:“如有来世,永不相见”

他痛苦的闭了闭眼眸:月儿,连哥哥不会等到来世,今世债今世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女子握紧双拳张狂大笑,两行清泪却顺着她洁白的双颊缓缓而下。

素衣男子在女子的狂笑中翻身上马,狂奔而去。

女子渐渐止了笑意,一向清婉的脸上涌起漫天恨意,她怨毒的盯着男子远去的背影,凄然大叫道:“霍连诀,相信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

梅岭县

“卖.......冰糖葫芦哟.......”

“卖豆腐脑,又香又甜的豆腐脑......”

“馄饨,热乎乎的馄饨......”

因为是十天一次的集会,原本就不算宽敞的东街更是鸡飞狗跳,挤满了从附近十里八乡赶来做买卖的村民。

村民们带来的大多是些腌菜,花生,鸡蛋,干鱼仔,活鸡活鸭等农产品。大姑娘,小媳妇也羞答答的摆出了手工活计,什么手帕,荷包,香囊,鞋垫等应有尽有。

为了能在集市上卖个好价钱,村民们天还没亮就出了门,此时已接近午时,他们大多已是饥肠辘辘。

于是有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干粮充饥,也有人趁着手里有了几个小钱,想要打打牙祭,开始满集市的转悠。

为了抢生意,集市上那些卖各种吃食的小贩们叫嚷的也越发卖力了。

“卖包子咧!白花花的大包子,皮薄馅大,一咬满嘴油,不好吃不要钱哟!”

张大胖一边揉着案板上的面团,一边不示弱的大声叫卖着。他面前的大蒸笼不断的腾腾往外冒着热气,里面挤满了白白胖胖,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的大肉包子。

“店家,你这包子怎么卖呀?”张大胖抬起头,见自己摊位前不知何时来了一位手持洒金檀香扇的俊俏少年。

这少年穿着华贵的青色暗纹长衫,额间还勒着镶嵌着硕大东珠的玄色抹额,衬的这少年郎越发肤白如玉,眉如墨画。巴掌大的小脸上有一双亮到惊人的黑色眸子,顾盼生辉,让人望之难忘!

只是这少年面无半点血色,唇色苍白,透着一种异样的病态。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少年那双清亮的黑色眸子,此刻正滴溜溜的盯着蒸笼里的包子,喉咙处微微蠕动着,显然是在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见这俊俏少年嘴馋的模样,张大胖白胖如包子的圆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笑道:“包子两文钱一个,三个五文钱。”

就见少年黑漆漆的眼睛咕噜噜一转,他摇了摇手里的折扇,用略显稚嫩的嗓子,拿腔拿调的道:“五文钱三个,倒是不贵!”

张大胖忙利落的拿了荷叶,出声询问:“小少爷,你想买几个?”

“不忙!”少年苍白的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而后他轻轻摇着手里的折扇,慢条斯理的道:“少爷我非最快的马不骑,非最醇的酒不喝,非最好的佳肴不食,你家的包子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这家伙,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张大胖被少年这明显带着挑衅的问话激出了胸中的傲气,他拍着胸口,豪迈的道:“我家的包子可是出了名的皮薄馅大,一咬满嘴油,不好吃不要钱!”

俊俏少年似乎不相信张大胖的话,再次提高了声音询问道:“真是一咬满嘴油,不好吃不要钱?”

张大胖闻言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可面前的少年郎衣饰华丽,眸光清澈,洒金折扇摇的那叫一个风度翩翩,一瞧就是哪户富贵人家娇养出来的贵公子。

这样的公子哥对吃穿住行自然是有品位,有要求啦!张大胖立刻摒除了心中那荒谬的想法,用力的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不好吃不要钱!”

俊俏少年得了他如此肯定的话后,不由扬眉一笑,随即他转头对着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声喊道:“大双,小双,过来吃包子了!”

张大胖顺着少年的视线望了过去,就见他喊声一落,人群中立刻挤出了两个穿着同样淡绿绸衫,梳着双螺髻的娇俏少女。

待少女们快步走近后,张大胖才惊愕的发现,这两位少女不但穿戴一样,就连长相也是一模一样。同样的鹅蛋脸,柳叶眉,咕噜乱转透着机灵的杏核眼。

居然是双生子,还是貌美如花,浑身洋溢着青春活力的俏丫头。只是她们双颊晕红,皮肤呈现健康的蜜色,与那虽然俊俏却略显病态的少年简直是天壤之别。

就在张大胖一错眼的功夫,两位少女已经跑到了他的摊位前。就见她们一左一右拉着少年的衣袖,一边摇一边嚷嚷道:“为什么要吃包子?那可是粗人的吃食!”

“我想吃桂花糕,我想吃桂花糕嘛!”

“桂花糕有什么好吃的,要吃就吃九品斋的罗汉席!”

少女们叽叽喳喳,娇娇脆脆的甜美声音不但让张大胖全身酥了一半,显然也让那俊俏少年头疼不已。

就见他刷的一声收了手里的折扇,在想吃桂花糕的大双头顶轻轻敲了一记,而后提高了声音,没好气的道:“桂花糕数金凤祥的最香甜软糯,可惜他们每天只在辰时做五笼,现在已经是午时,那桂花糕就算没卖完也已经凉了,早就过了最佳赏味期。”

随后他又在想吃罗汉席的小双头上敲了一记,道:“罗汉席倒是不错,可惜现在是初秋,没了那道油浸春笋,再好的罗汉席也只能叫尼姑斋!”

小双摸了摸脑袋,好奇的问道:“为何没了油浸春笋,罗汉席就要叫尼姑斋?”

张大胖也满眼疑惑的望着少年,等待他的回答。少年苍白的嘴角邪魅的一勾,就见他拖长了声音,意味深长的道:“这个嘛.......等你什么时候找了小郎君就会知道!”

小双一脸懵懂还想再问,大双却拉了她一把,随即轻轻一啐,微红着脸道:“别问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张大胖却心中一动,自己感觉已经领会了这少年郎的话中精髓,不由对着他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容。

张大胖利落的用竹箸夹了三个热腾腾的包子,用荷叶垫着递了过去。还不忘凑趣般,故作风雅的笑道:“那就请小少爷品品我这包子,看味道如何!”

俊俏少年微微一笑收了折扇,而后伸出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颇为矜持的捻起了其中一个包子,送到唇边咬了一小口,慢条斯理的咀嚼着。

大双,小双见状,也不再闹着要吃什么桂花糕,罗汉席。她们老老实实各抓了一只包子,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

到底是富贵人家出身,那俊俏少年的吃相十分优雅斯文,可是速度却不慢,一只男人拳头大小的白胖包子不一会就进了他的腹中。

包子下肚后,他原本苍白的嘴唇倒是染了一抹油光,透出一丝粉嘟嘟的嫩色来。大双,小双也不比他慢多少,三个包子瞬间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见他们吃完了,张大胖还笑嘻嘻的问道:“小少爷,我这包子味道如何?”

“倒是挺热乎!”俊俏少年点点头,拿袖子胡乱在嘴上一抹,领着大双,小双抬腿就走。

“哎,等等!”张大胖见状先是一愣,随即慌忙追了出去。他拦在少年的面前,嚷道:“你这小哥,怎么吃了就走,也不付钱呀!”

少年面露诧色,奇道:“付钱?付什么钱?”

“还能是什么钱,当然是包子钱呀!”张大胖简直是气乐了,他将手一摊,没好气的道:“三个包子,收你五文钱,快点掏钱吧!”

“还想要包子钱!”少年“刷”的一下打开手中的折扇,一边轻轻摇晃,一边侧脸对身边的大双,小双询问道:“你们觉得这包子好吃吗?”

“不好吃,发面的时间不够里面还有死疙瘩,肉馅是昨天的不够新鲜,里面的葱花太多遮盖了肉馅的鲜香。”大双,小双齐齐摇头,脆声道:“我们从来没有吃过如此难吃的包子。”

自己家的东西自己知道,大双,小双说的都是实话。可是自家的东西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埋汰成这个样子也让张大胖的心情极为不爽,他白白胖胖的圆脸变的越来越黑。

就听他恨恨的道:“既然这么难吃,你们怎么还吃的连一点渣都不剩。不要东拉西扯,吃东西付钱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快给钱吧!”

少年轻轻一笑,慢条斯理的道:“吃之前我再三询问过,是你说的,一咬满嘴油,不好吃不要钱!如今我们吃了你的包子都觉得极为难吃,为何还要付钱?大双,小双,咱们走了!”

张大胖闻言不由满脸黑线,面前这少年一身贵气,评价起美食来也是头头是道,真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个为了吃霸王包,唱作俱佳的泼皮无赖。

“想走?没那么容易......”张大胖不由气上心头,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就往少年的衣襟口抓去。

在张大胖看来,那少年瘦瘦小小的,只有他胸口高,抓他就跟抓小鸡仔一样简单。

谁知他身边跟着的两位少女见状皆是脸色一变,也不知是大双还是小双抢先伸出细嫩的胳膊往外一挡,将张大胖的大手打了回去。另一个一抬腿踢在张大胖的肚子上,他没有防备“蹬蹬蹬”的倒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张大胖没想到这两个黄毛丫头看着娇娇弱弱的,居然都是力大无穷。这是碰上硬茬了,他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开始暗暗叫苦。

这边动上了手,立刻引起了周围无数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注意,于是四人周围瞬间围满了人。

张大胖偷眼一瞧,发现人群中有几个往日熟悉的街坊。他的牛眼顿时一亮,随即往地上一躺,一边满地打滚,一边大声干嚎了起来:“快来看呀,快来看呀,简直是没有天理,这些人吃东西不给钱,还动手打人呀!”

少年显然也没想到大双,小双会对人家动手,他暗中责备的瞪了她们一眼。大双,小双对视一眼,悄悄吐了吐舌尖,嘴里却异口同声的道:“谁让他先动手动脚的。”

张大胖虽然叫声凄凉,却引来周边人一片哄笑。也不是围观群众有助纣为虐的恶趣味,实在是那张大胖人如其名,又高又胖,坐在地上也不比面前那三个稚嫩的少男少女矮多少。偏偏他却如受气的小媳妇般赖在地上锤胸顿足的干嚎,这情景怎么看怎么可笑!

看来混吃是不行了!少年微一叹气,低声对大双,小双道:“你们身上还有银钱吗?”

小双眨眨眼,理直气壮的道:“三天前就花光了,一个铜板都没剩下!”

大双蹙着眉尖,没好气的埋怨道:“都是你,非要吃什么全湖宴,花了最后的二十两银子,不然咱们还可以多撑几天。”

小双咬着指尖,眼睛转呀转的,小声的嘟囔道:“还有嘴说人,明明你吃的比我还多!”

“你.......”

“别吵了!”眼见两人有了斗嘴的趋势,少年头疼的出声制止。他没好气的道:“吵又吵不出银子来,还是想想咱们该怎么脱困吧!”

大双踌躇片刻后,抬手取下塞在耳洞里的一颗温润的粉色珍珠,放在少年手里,小声道:“这颗珍珠应该可以抵那些包子钱!”

少年略一犹豫,还是接过她手里的珍珠,而后小声道:“算是我借的,等我有钱了就给你买回来!”

大双嫣然一笑,道:“好,我等着!”

少年紧紧握着手里犹自带着大双体温的珍珠,来到还赖在地上干嚎的张大胖面前,没好气的道:“喂,别闹了,这颗珍珠就抵那包子钱吧!”

“珍珠?谁知道是真是假!”张大胖牛眼一翻,没好气的道:“拿来看看.......”

这颗粉色珍珠来自蓬莱,虽然小巧却晶莹圆润,是大双极为喜爱之物,若不是自己这边动了手有些理亏,少年是绝对不会拿来抵包子钱的。

张大胖是个市井粗人,顶多识得一些黄白之物,这小小巧巧还带着一丝温热的珍珠在他的掌心里滚动着,任他瞪大了浑浊的牛眼,脑子里却如同一团浆糊,依然分辨不出真假。

少年见张大胖盯着那颗珍珠久久没有出声,以为此事已了解,于是带着大双,小双再次转身欲走。那张大胖见这些少男少女终究露了怯,心中不由一阵畅快,得意。

就在少年转身的瞬间,他额间那颗拇指大小的东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晶莹夺目的光泽,在张大胖的眼前一晃而过。

张大胖虽然不识货,却知道少年额间的那颗绝对比自己手中的这颗贵重许多,若是拿来送给西街的李二姐,她一定会答应自己的婚事吧!

张大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睛死死盯着少年的额心,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强烈的贪欲。

“等等!”贪欲终于战胜了理智,张大胖大喊一声,匆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少年眉尖一蹙,面上终于露出不耐之色,他冷冷的道:“珍珠已经给你了,你还想如何?”

张大胖用鼻子重重一哼,随即将手里的粉色珍珠往地上一摔,恶狠狠的咬牙道:“本来五文钱是可以了解,可惜你们动手打了人,这事就不是这么算的了。如今我衣裳也破了,人也受了伤,怎么也得花上五两银子看大夫才行。你这颗小珠子可值不了五两银子,除非是你头上那一颗!”说完他抬手一指,众人的视线顺着他的指尖一起投向少年的额间。

少年两颗晶亮的黑瞳仁也下意识的往上翻去,他额间那颗晶莹的东珠在众人的目光下,静静的吐露出诱人的光泽。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