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九零奋斗小悍妻

九零奋斗小悍妻

前心安可忘 著

完本免费

重生回到小时候,她斗极品亲戚,带领全家致富,前世爱的死去活来的前任被她拒绝,一心想着找疼爱自己的丈夫,可是好不容易接近了老公,却发现这个前世的老公现在不爱她还有对象。这该怎么办?

5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7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九零奋斗小悍妻》,是著名网络作家前心安可忘的小说作品,目前,《九零奋斗小悍妻》属于言情类型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现代言情”来展开,同时,小说可以归类为女频小说,深受读者喜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精彩段落吧:她哪记得自个小时候三岁用的是哪个洗脸盆啊。真要有那么好记性就不会念书的时候一个英语单词都背不下来回回被老师叫家长了!

免费阅读

沈蓓蓓醒来时,只觉得脑袋好像被刺穿了一般,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她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担忧的脸。

她茫然的看向四周,斑驳的墙壁上,因为年代久远而泛着陈旧的黄渍,铺在地上的青砖,能看到上面一条条的裂痕。

自己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条旧毛巾被,而那个一脸担忧的人,正是自己的母亲,不过怎么看着年轻了许多,下垂的眼角和满脸的斑点和细纹不见了,皮肤好像比从前光滑了许多,就是穿的土里土气的,一点也不像平时爱打扮的模样!

还有,她怎么越看这地方越觉得熟悉啊,总觉得哪里见过。

她明明记得自己回娘家的路上拐弯处大巴车被撞,车子撞断路边栏杆顺着梯田上滚了下去,一头栽进了山沟底的深谭里,之后就眼前一黑啥都不知道了!

难道她死了?还是昏迷中又做梦了。

沈蓓蓓觉得自己一时间有点懵!

“蓓蓓,还疼吗?以后可不许跟你堂哥玩这么疯了。你一个女孩子跟一帮男孩子瞎跑什么,你看看摔坏了吧?这万一伤口留疤了,长大了嫁不出去怎么办?”杜娟红着眼睛轻轻抚摸着沈蓓蓓的头发一脸疼惜地说道。

沈蓓蓓因为房间里的异样,不敢乱说话,只得低着头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就在低头的一瞬间,看到床头柜子上摆着的一个日历,上面明晃晃的1995年7月1日雷的她心头一阵紧缩,悄悄斜眼打量了一下四周,这!!!这分明是奶奶家已经拆了重改前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车祸后没有投胎反而回到了小时候?

打量了一遍四周之后,沈蓓蓓又重新躺了回去。

杜娟看闺女又迷迷糊糊躺床上了,也不再打扰她,赶紧去厨房里做饭了。

沈蓓蓓苦笑的想着,自己一定是做梦了吧,因为只有梦里,她才会回到那个童年时候的家,那个一家人都还在一起,没有分开的家。

她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痛的她瞬间龇牙咧嘴,这,竟然不是梦,她真的穿越回小时候了!!!

她躺在床上红着眼眶,眼泪缓缓顺着眼角滑落,最后没入枕头里消失不见,眨了眨眼睛,沈蓓蓓突然起床,她想去看看,看看这个她出生长大的地方!

沈蓓蓓下床后,看了眼床下放着的黑色布鞋,淡淡的笑了。

这还是一双男式的黑色布鞋,是堂哥沈明穿不下了才给她的,这绝对是自个***手艺,她妈不会做鞋哩!

沈蓓蓓想起小时候她不懂事总是埋怨母亲偏心给姐姐买新衣服穿,自己只能穿姐姐穿剩下的衣服,或者堂哥剩下的衣服和鞋子,笑着摇了摇头,掀开挡在门前的门帘,她走了出去,看着门外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院子的西边是家里的老房子,也就是爷爷奶奶住了很多年的那个屋子,里面是客厅连接着两间小卧室。

北屋是她现在家的房子和厨房,南边是二叔家的一间房子。

二叔一家就一个孩子也就是她的堂哥沈明,后来到十三岁的时候觉得膝下单薄又抱养了一个女孩。

靠东边是一个杂物间连接着院子的大门,这个时候的门还不是那种大铁门,而是一块块木头拼接成的木门,在这个年代,很多人家都是这样的木门。

沈蓓蓓站在北屋的门口,静静的看着这院子里的每一样东西,满满的回忆突然涌上心头,她想起很多年前她在门前的枣树下,跟她的那些小伙伴们一起玩躲猫猫,堂哥拉着她跑,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额头撞到了地上的时候划开了一道口子,伤口不大也就一厘米的样子却很深,都能看到里面的骨头颜色了,自个儿被摔晕了,那现在应该就是重生到这个时候了吧!

此时正值夏季,杜娟身上穿着一件洗的泛白发旧的碎花短袖,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脚上则是碎花布料拼出来的一双布鞋,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沈蓓蓓看到母亲的一瞬间,又想哭了!她跑进厨房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杜娟的腿,带着哭腔喊了一声“妈妈”就把脸埋进她的腿里呜咽。

“蓓蓓,这是怎么啦!怎么还哭上了?是不是伤口疼?下午妈妈去诊所给你买点药回来擦,擦了就不疼了,乖,别哭了!”杜娟焦急的转身搂住沈蓓蓓轻声哄着。

粗糙的指腹磨的沈蓓蓓的皮肤有些微微的刺痛,甚至她举起的双手还沾着面粉,可是沈蓓蓓并没有注意这些,听到杜娟柔声哄她的一瞬间,她哭的更加厉害了。

把杜娟急得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良久,沈蓓蓓终于止住了哭声,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妈···妈···嗝!我····我没····没事····就是伤·····伤口有点疼。”

杜娟还以为沈蓓蓓又出了多大的事,哭的都快岔气了,敢情是伤口疼了才哭成这样?这还是自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就爱四处闯祸的小闺女吗?平时有个磕磕绊绊的从来没见过她哭哩!都是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接着玩去了!

“乖!别哭了,妈还要做饭哩!没时间哄你了,一会儿耽误了吃饭时间,你奶奶起来又要骂人哩!”杜娟看着自个给闺女糊的一脸面粉,有点懵,呃,她好像一时情急,忘了自个还在和面哩!

“蓓蓓,去把外面的洗脸盆端进来,妈给你添点水,你把脸洗一洗,都哭成小花猫了,注意别让伤口见水啊!”杜娟抬头看了看窗外,还好婆婆没被吵醒,不然她们娘俩又要挨骂了!

“哦!好,哪个是洗脸盆啊?红色的还是绿色的?”沈蓓蓓看着门口两个脸盆有点犯愁。

“咋还受个伤给整傻了呢?连自家脸盆是哪个都不记得了!架子上的瓷盆,就是中间印了红色囍字的那个!”杜娟不放心的瞅了沈蓓蓓一眼!

“哦哦!我给忘了!”沈蓓蓓尴尬的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心虚。

她哪记得自个小时候三岁用的是哪个洗脸盆啊。

真要有那么好记性就不会念书的时候一个英语单词都背不下来回回被老师叫家长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