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春天书城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飞凰:农女跃龙门

飞凰:农女跃龙门

风樱若 著

完本免费

林云一穿就穿成了农家里的三丫头,连个名字也没有,家徒四壁,还一家子都做着富贵梦。幸好的是抱了师父的粗大腿,学习新技能,走上人生巅峰!

2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6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飞凰农女跃龙门》,是著名网络作家风樱若的小说作品,目前,《飞凰农女跃龙门》属于言情类型小说,这本小说的围绕“古代言情”来展开,同时,小说可以归类为女频小说,深受读者喜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精彩段落吧:林云思考之前的记忆,爬上了一座低矮的小山坡,从这里向下看去,能大概看到苏家村的全貌。晨曦微光下,泛着五彩的光芒。田地里男女老幼们忙忙碌碌的,挥汗如雨。林云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着自已的裤腿,低头一看,是一只猫,比平常的猫要大些,花色的皮毛看着像豹子。耳朵尖尖直立着,上面还缀着两朵毛,耳朵低垂的时候随风飘啊飘的,特别清宫戏里格格的旗头。大眼睛圆圆的,眨来眨去,可爱极了。林云小心翼翼的蹲下来摸着它,它倒也不跑。前世时就想养一只猫,一直没能实现,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碰到了一只不怕人的野猫,不过好像也不能养,如果带回去,肯定会被冯氏杀了吃肉。

免费阅读

熟睡中的林云猛然惊醒,吵闹着声音不断在耳边夹杂着。

“老嫂子想的怎么样了,要我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能嫁给李员外家的儿子,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日后吃香喝辣的,还能让娘家跟着富贵,多好的事儿“。

“是啊,王嫂子说的是,这可是再好不过的一门亲事了,三丫嫁过去那可是享福啊“。钱氏独有的高嗓子门叫道。

冯氏想了想,倒也没什么不妥,道“事是好事,不过李员外怎么就看上我们三丫了”。

王媒婆笑的浑身肥肉乱颤,“这不,前些日子,李员外家的少爷生了病,抽了支签,算准就是三丫,你说说,这是天作之和呀”。

脑袋上一阵疼一阵疼,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被灌入,看着这几乎家徒四壁的家,她这是穿越了?

不过林云算是听了明白,三丫说的是她吧,这是要把她嫁人呢,记忆里李员外家的傻儿子谁不知道。傻就算了,还有暴力倾向,打死了好几个丫鬟,最近又一病不起,李员外为了给他治病,弄得县城人尽皆知,让她去嫁人,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不行,虽然还没搞清楚别的事,但为了终身大事,可不能再忍!

林云推门出去,一个身穿花色外衣花布群的肥妇人在同方氏说话。林云记得冯氏是原身的奶奶,帮腔的是大娘钱氏,站在厨房门口的是三婶田氏。

王媒婆看到林云出来也没出声,加紧道“我说大嫂子,你还在想什么?李家给的聘礼就有20两银子,等日后三丫嫁进去了,那不是就有更多的银子吗,而且你们家老大日后要进京赶考,银钱不就有着落了,姑爷供大舅子读书,那可是理所当然的”。

这押垮了冯氏心中最后一根稻草,苏家原本不富裕也不算太穷,可随着苏玉泽读书,家中开销越来越大,便越来越穷,但又不能放弃。

“好吧”。冯氏接过聘礼。

“不要”林云终于叫了出来,再不出声,她们就要把她卖了。

“我才不要嫁人的”。

冯氏皱了皱了眉,“死丫头,哪有你说话的份,出来干什么吗,丢人现眼不成,还不赶紧给我回屋里去。”

“不要,我不进去,奶奶,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孙女,就这么把我卖了”。

钱氏一时觉得惊奇,三丫怎么突然变了,敢跟冯氏顶嘴了,不过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可轮不到个小丫头来做主。

“三丫怎么说话呢,这不是卖了你,嫁到李家你就能吃饱穿暖的,这可是好事”。

“好事怎么不让你自己闺女嫁去!”

林云气的一时有些口不择言了。

王媒婆凑了过来,“哎呦,这就是三丫吧,长得可真是俊俏可人,你说嫁人有什么不好,嫁了人,就有人陪你玩了”。她虽然不知道苏三丫怎么变得这么横了,不过若是说成了这门亲事,李员外答应给她五两银子的答谢的。

林云心里冷哼一声,俊俏可人,真不知她从哪里看出来这幅营养不良的身子俊俏可人的。林云从墙角边捡了镰刀挥舞着吼道“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才不嫁,爱去谁去,”。

可惜人小声弱,没什么威慑力。

吵闹的声音有些大了,引来了五邻六舍。弄清楚了原委后,大家都在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三丫胆子可真大,敢跟冯氏吵”。

另一个道,“小孩子家家,哪里轮到她来做主,要我说,这亲事哪里不好“。

“哎,三丫真可伶,这么小的孩子就得受这么多的罪过”。

苏老头带着苏玉泽一行人,在路上碰上了收工的苏家三郎,高高兴兴的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门口围了这么多人,吵吵闹闹的,还夹杂着冯氏的骂声。

“都让让,这是怎么回事,吵什么呢”。

恰巧林氏从金花借了辣椒回来,一把把林云手里的镰刀扔了出去。满脸惊慌得道“怎么了,有没有伤着,镰刀可不能乱玩的,让娘看看,可别割着了”。

林云看着林氏焦急的脸,心中流过一份暖流,这是她现在的亲娘,也只有她才会什么都不顾,只在乎林云的安危。林云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抱着她。“我没事,娘”。

“这是闹什么,吵吵嚷嚷的,让人看笑话不是”。苏海他们终于挤了进来,看着这满院的狼藉,苏海怒道。

冯氏道“没什么,给三丫说了门亲事,正商量着呢”。

苏三郎有些不敢置信,“娘,給三丫说亲,三丫才八岁,这也太早了吧”。

“翅膀硬了是吧,娘把你辛辛苦苦养大,难道连三丫的亲事也做不了主!”。

林氏终于听明白了,怪不得之前回来的时候,娘让她去金花家借东西,这是要支开她啊!

林氏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娘,我求求您,不要把三丫嫁给李员外家,三丫还小,她不能嫁人,您嫌三丫笨,我以后会让她好好听话的,求求您了”。

林云从背后看到了苏玉泽,突然道“奶奶,大哥日后可是要考状元的,日后要是让人知道了他考试读书的钱是把妹妹卖了得来的,日后名声可就坏了,皇家可不会要这种人来做官的”。

记忆里冯氏很看重苏玉泽,这话应该有用的”。

这句话让苏海和林氏都是一怔,他们不清楚这些事情,可也知道名声坏了不好,他们家都指着苏玉泽日后光宗要祖的。

“玉泽,三丫说的是真的”?

“是的”。苏玉泽重重点了点头,瞥向了三丫,从前他们都说这个三妹又蠢又笨,可现在看来,那里有半分蠢蠢的样子,眼睛坚决而明亮,有着一种倔强的光芒。

“奶奶,您要是真给三丫说亲事,我也不管,可您不能为了我把三丫往火坑里跳,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我不用,便是进京赶考,苏玉泽也会靠自已的双手去的,奶奶把这婚事退了吧,我们不需要”。

苏海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满是欣慰。

苏玉泽的声音铿锵有力,17岁的少年穿着布衣却别有一股气势,林云偷偷打量着苏玉泽,身形单薄,面目清秀,跟苏家三郎憨厚壮实的外表不一样,有一种读书人的气质,很沉静。

听着他的话,林云总算有些放心了,苏玉泽可是苏家的宝贝,他说的话,冯氏一定会听的。怪不得苏家三郎对于供他读书都没有太大的意见,看来苏玉泽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果然,冯氏满脸笑意,“行,听玉泽的,这婚事我们不结了”。说着把手里的红包还给了王媒婆。

王媒婆却突然变了脸色,“哟,聘礼都收了,亲事就算成了,这个时候退婚了,这是当儿戏呢,李员外可不会同意的,无故毁亲,可没这个理儿”。

冯氏不高兴了“这是威胁我们呢”。

“哪儿能,我这是在劝你们,这多好的亲事,毁了多可惜,也别听别人胡说,李公子多好的人啊,风神俊朗,而且李家家大业大,整个阜城县连县太爷都得让他几分呢”。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威胁加引诱的意味。

林云瞧着冯氏的脸色变了又变,就知道不好。

索性心一横,把镰刀架在了脖子上。

“我告诉你,你要非这么逼人嫁人,我就自杀在你跟前,让你抬着尸体去上花轿,让大家都看看,你是怎么逼死别人孩子的。或者,或者,我就杀了那个李员外的儿子,让他提前白发人送黑发人。

院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林氏急忙去拿下林云手里的镰刀。

王媒婆瞅着林云眼里一片坚决,真有点怕这疯丫头一时想不开,惹了林员外不高兴,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句。

“你,你们别不识好歹”。抓过冯氏手里的银子,王媒婆便匆匆离去。

林云总算松了口气,身子一软,真让她动手,她还真没那胆子。

林氏慌忙夺了林云的手里的镰刀,抱着林云不肯松手。

院子外的人逐渐散了,冯氏狠狠瞪了林云和林氏一眼,便满脸笑意的去拉苏玉泽。

“玉泽,累不累,渴不渴,要不要去歇歇,考的怎么样啊”。

苏玉泽满脸笑意的一一回答,随着冯氏他们进屋。

林氏擦了眼泪,带着林云进了侧房自已的屋子,关上门,和外面的热闹隔绝。苏三郎看着她们娘俩,一言不发,叹着气坐在床上。

“文娘,我不知道娘她会这样”。

林氏一边给林云擦脸,一边沉静道“苏三郎,我嫁给你也有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说过半句不是,可你娘今天做的太过分了,要把三丫卖了,难道三丫不是她亲孙女吗,要是再有下次,我就和三丫一块儿去了,也省的再受这样的委屈”。

苏三郎道“我会跟娘说说的,再也不会有这事儿”。

林云看着他们俩说话,终于把所有的记忆连在了一块儿。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