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社会都市 > 天威战神

天威战神

天威战神
  • 来源:掌中云
  • 作者:佚名
  • 时间:2020-12-28 11:09

  天威战神小说主人公是萧天慈席慕雪,本书讲述了六年前他惨遭灭门,沦为乞丐! 六年后他天威浩荡,荣耀归乡! 对恶人雷霆手段,对善者慈悲心肠。 他是白袍至尊!他是天威将军!他是大夏天龙殿之主!

免费阅读

  随着程铁衣的现身,潜伏在贺府外的所有镇天部众齐齐现身,全部一身黑衣,背后的剑匣隐隐泛着光,剑已出鞘,杀气弥漫,让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

  三千镇天部强者将警戒线扩散出去,贺府百米之内,无一人可以靠近,那些还想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人,全都逃的没了踪影!

  看到程铁衣,大汉面色猛地一变,连忙上前行礼:“西区警备局第三大队队长雷宁,见过战区督察。”

  江州省共有十八地市,也有相对应的十八个战区,每一个战区都有一个战区督察,权利虽然没有各战区的老大高,但职能却在各战区老大之上。

  所以,即便是凌江战区老大陈长安,见到程铁衣,也要恭敬三分。

  雷宁不过是警备局一个小小的队长,不管怎么论,和程铁衣都差的太远太远,在程铁衣面前,他只有听命的份。

  程铁衣看了雷宁一眼,轻描淡写的哼了一声,走到太师椅前,朝萧天慈深深鞠躬:“至尊,凌江战区特种大队全员集结在外面,陈长安派来的,听候您调遣。”

  听到他的话,雷宁脸色大变,睁大眼睛惊恐的看向萧天慈。

  至尊?白袍?

  他忽然想起同事们议论的白天十里长街上的一事,数万荷枪实弹的战士避让一人一马,甚至战区老大当场取消了儿子的婚礼,只因得罪了一个骑马的白袍男子。

  而眼前这位……

  雷宁猜到了,也害怕了,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全身发颤,程铁衣冷冷的看向他:“你是铐人,还是出去?”

  “督察,属下这就出去,带来所有警卫都听候您差遣!”雷宁一秒钟都不敢再停留,带着众多警卫退出客厅。

  厅内,贺家众人全都傻眼了!

  尤其一些贺家的年轻小辈,很多都忍不住哆嗦起来,这么多警卫前来,竟然被那白袍人一言就呵退,他们无法想象,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贺全宝也完全动容了,神色间满是不安,惊疑不定的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天慈起身,走到他面前,声音冰冷:“六年前,赵山河联合余家,贺家,组成卑鄙的八方联盟,灭我萧家满门!逼的我沿街乞讨,与狗争食……怎么,这笔血债你们贺家忘了?!”

  “萧乞儿!”

  “你是萧乞儿!”

  贺全宝和贺家丰等人纷纷惊呼,时隔六年,他们甚至不记得萧天慈的名字,但他萧乞儿的名号,凌江所有人皆知!

  萧天慈眼睛微眯,眸中杀意迸现,死死盯着贺家丰,牙齿用力磨着:“没错,我就是你们口中的萧乞儿!你贺家灭我萧家在前,你子贺三辱我母!辱我妻儿在后,今日,新仇旧恨,我来和你贺家一起算!”

  闻言,贺全宝反倒不再慌张,眼珠一转,哼道:“灭你萧家,赵山河一家是主谋,我们贺家参与也是迫不得已,至于我那孙子贺彪,他在外面做什么,我们都不知,一切都和我们贺家无关!你已经杀了他,也算他罪有应得,不能牵扯我们整个贺家。”

  尽管贺彪是他很疼爱的一个孙子,而且已经死了,但此情此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卖了这个孙子,极力撇开他和贺家的关系。

  萧天慈冷笑:“说的可真轻巧,但你要失望了,赵家主谋,我自然会去找他们算账,可你贺家又何尝不是主谋?!新仇旧恨,你以为躲的开吗?”

  “你想怎样?告诉你,我们与赵家联姻,赵家在京都有权贵依仗,就算你萧乞儿现在有点本事,有点能耐,也绝对比不过赵家的权势!”贺全宝色厉内荏的道,眼中再次露出惊慌之色。

  “权势?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权势!”萧天慈一摆手,楚少游,程铁衣,以及镇天部十大战将齐齐动身!

  “嘭!”

  “嘭!”

  几个呼吸的时间,宽敞的客厅内,所有贺家人,男女老少,全部跪倒在地,无一人站立。

  萧天慈一招手,楚少游递上手中剑,他猛然一挥。

  “铮!”

  利剑贺全宝面前的地板中,剑身震荡。

  “贺全宝,今天是你七十寿宴,我送你两份寿礼,第一份是你孙子的脑袋,这第二份是你的命!”

  “你自裁吧,你死,我饶你贺家满门,你若不死,贺家满门皆灭!”萧天慈的声音冷的让贺全宝心底发寒。

  他跪在地上,佝偻着身子,终于害怕了,抬头看向萧天慈:“萧……萧公子,求你放过老夫,我愿意捐出家产,向你赔偿。”

  萧天慈不搭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管贺全宝怎么哀求,他都无动于衷。

  镇天部十大战将都手持利剑,剑刃寒光闪闪,每个人眼中都有着浓郁的杀气,贺家众人相信,只要那萧乞儿一句话,这些人肯定会毫不迟疑的动手,众人跪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惊慌失措。

  终于,贺家丰忍不住开口:“爹,你,你还是自裁吧……”

  “什么?!”贺全宝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二儿子,他死也没想到,亲生儿子竟然劝自己抹脖子。

  “爹,家丰说的对,只有你自裁才能保得住咱们贺家。”他大儿子贺家豪也开口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