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玄幻 > 神道丹帝

神道丹帝

神道丹帝
  • 来源:阳光书城
  • 作者:墨扬
  • 时间:2020-07-04 09:38

  主角叫叶尘苏傲雪的书名叫《神道丹帝》,是作者墨扬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主要讲述了叶尘被人陷害后差点陨落,而这次的经历却给他带来了奇遇。从此开启了他传奇的一生。

免费阅读

  夜幕之下,狂风大作。

  一道蟒蛇般的雷电划过天穹,硬生生劈开了黑夜。

  “苏傲雪,你害我!”

  皇城后花园中,少年瞳孔中尽是血色,白皙干净的脸庞上写满狂怒。

  他叫叶尘,四大家族之一的叶家世子。

  年仅十六岁,便达到了淬体十重,天赋异禀。

  同长公主苏傲雪,并称为庆国双壁。

  先前,苏傲雪约叶尘在后花园品茶论道。

  然而喝下一口茶后,叶尘感觉浑身灵气尽散。

  茶中,竟是下了毒!

  “叶尘,若不是你身具蛟龙血脉,我苏傲雪怎么会和你交往?”

  在他面前,一位面庞精致的少女扬起下巴,高傲无比。

  “这些年来,你把蛟龙血脉温养的还算不错,融合你的蛟龙血脉后,殿下将拥有进入天泉宗的资格,而你叶尘,将会沦落为彻头彻尾的废物!”

  一位黑袍老者,面带冷笑。

  他是太师,庆国仅有的两位半步玄境之一。

  淬体十重之上,是神通灵境。

  神通灵境又分为,人灵境、地灵境、天灵境和半步玄境。

  “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目的就是夺我血脉。”

  叶尘几乎将牙齿咬碎。

  他跟苏傲雪相识于一场历练,同样出众的天赋让他们相互吸引,加上苏傲雪时不时表达出的爱慕之意,两人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万没想到,这竟是一场阴谋!

  “血脉当然重要,不过你叶家近来风头也太盛了,若真任由你继续成长下去,怕是叶家未来可比肩我皇族,如此,怎能留你?!”

  苏傲雪嘴角,挑起一抹高傲的讥讽。

  太师手掌一攥,虚空中灵气狂涌,将叶尘包围。

  灵气挤压之下,叶尘感觉自己的血脉,正疯狂汇聚于心口。

  片刻后,一滴内蕴蛟龙的血珠,落入苏傲雪手中。

  “血脉到手,把这废物杀了。”

  她眼睛死盯着血脉,眸中尽是炙热之色。

  仿佛除此之外,所有的一些都微不足道。

  “殿下,他若是死在后花园中,我们没法向天下人交代。”

  太师主动提醒道,“没了血脉,他便是彻头彻尾的废物,纵然饶他一命,也不足为虑。”

  “一切,你来定夺,我要去融合血脉了!”

  说完,苏傲雪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道傲慢的背影。

  一个废物的死活,她毫不在意。

  电闪雷鸣之夜,少年拖着重伤之躯,艰难走出了皇宫。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叶尘双目,充血一般赤红。

  ......

  ......

  “苏傲雪!”

  叶尘怒吼一声,从昏迷中醒来。

  那一幕幕,如同噩梦,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叶尘,你醒了?”

  一个少年从门外走来,将一株药材扔在了桌上。

  他阴冷的扫了叶尘一眼,“我是真搞不明白,你都已经是废人了,为什么家族还对你这么好,这可是家族中唯一的一株八十年药材,居然要浪费在你身上。”

  话语中的满满怨气,令叶尘皱了皱眉。

  这少年叫叶痕,天赋不错,但却时时刻刻被自己压一头!

  跟自己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对付。

  “还有叶猛这个傻子,他居然为了你这个废物,前去皇城理论,结果被废去双腿,族人给抬回来的!原本我叶家,蒸蒸日上,就是因为你的丑恶行径,一朝之间岌岌可危!连公主都敢强.奸,叶尘,你真是色胆包天!”

  叶痕越说越激动,到了后面,更是起身朝着叶尘咆哮起来。

  “你说什么?”

  叶尘瞳孔中,闪过一抹震怒。

  叶猛在同辈中年纪最大,为人憨厚,平日里对这些弟弟妹妹都非常照顾。

  他居然,被废去了双腿?

  不仅如此,更是给我安上了强.奸公主的罪名!

  想要用这个理由,来对付我叶家吗?

  苏傲雪,你好狠!

  叶尘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

  这一切,全都因自己而起!

  强烈的情绪冲突,使得他既愤怒,又愧疚。

  叶痕冷笑,“还有长公主,她觉醒了龙雀玄体,已经被天泉宗收为核心弟子了!那可是天泉宗,这片区域最强大的宗门,谁若是能够进入其中修炼,必然鸡犬升天!”

  “她是高高在上的凤凰,而你,只是一个废物!”

  龙雀玄体?

  自己的蛟龙血脉,竟是让苏傲雪的灵体,升级成了玄体?

  叶尘一怔,遂即怒意涌现。

  修炼一途,造化万千,唯独特殊体质跟血脉最为难得!

  等级划分为,灵品、玄品、圣品、皇品、帝品。

  而龙雀玄体,足矣让苏傲雪成为天泉宗,最引人注目的天骄!

  怪不得,她如此算计!

  “自己找死就罢了,还要连累家族,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要是你,还浪费什么药材,直接找根绳子上吊算了!”

  叶痕大声咆哮,青筋毕露。

  “啪!”

  叶尘心底暴怒,一巴掌甩了上去。

  而后,骤然喝道,“我是叶家世子,无论叶家陷入怎样的绝境,我都会付出一切,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

  “你打我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去找苏傲雪,去找方洛啊!”

  叶痕捂着脸,眼神依旧怨毒。

  叶尘再废,也是世子。

  抽他巴掌,他还手不得。

  “方洛?”

  叶尘一凛,心底生出不妙的感觉。

  方洛,四大家族之一方家的少爷,也是堂姐叶宁的未婚夫。

  “方洛此刻就在门外,要当众休了叶宁,你不是跟她自幼关系极好吗,怎么不出去跟方洛拼命?一旦被休,可就是名誉扫地,叶宁以后再也别想嫁人了,一切都是你害的!”

  叶痕说完,恶狠狠地看了那药材一眼。

  而后,心有不甘的走出了房间。

  “噗!”

  叶尘如遭重击般,吐出了一口血。

  方洛,你欺人太甚!

  方家在四大家族中属于垫底,一直费尽心思想要攀附叶家。

  方家族长方渊,更是跪求叶家族长叶重山,希望儿子方洛能娶叶宁为妻。

  叶重山本不愿意,可女儿的确对方洛有些好感,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这桩婚事,本就是叶宁下嫁。

  谁给方洛的脸,让他前来休妻?

  “一群杂碎,见我叶家好欺负,全都来了!”

  叶尘暴怒,浑身血液翻涌,几欲沸腾。

  溅出的鲜血,正好洒在胸口的玉佩之上。

  玉佩微微颤抖,使得叶尘一愣。

  这玉佩,来历不明,自己自幼就将其戴在脖子上。

  此刻的异动,又是怎么回事?

  “天地造化鼎,认主成功——”

  一个浩瀚的声音,响彻在叶尘脑海中。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玉佩就化作黑光,钻入了他的眉心。

  下一刻——叶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方天地。

  天空阴暗,乌云密布。

  虚空中,正漂浮着三道诡谲的秘纹。

  “天地造化鼎,夺天地造化,窃阴阳轮回。”

  “内蕴天地间三千道则,凝聚造化秘纹,可提升万物品级!”

  两行金色字体,漂浮于天空之上。

  “灵品血脉、天生剑体,放眼整个青莲界,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天骄,也怪不得,天地造化鼎会认你为主。”

  一个淡漠的女子声音响起,“可惜,实力也太弱了点。”

  叶尘年少成名,也算是拥有一颗大心脏。

  他很快冷静下来,反问,“前辈,这造化秘纹,能提升万物?”

  女子道,“不错!无论功法、丹药、灵符、法器、阵法、血脉亦或是特殊体质,只要将造化秘纹融入其中,皆可提升!”

  “那,能不能恢复我的修为?!”

  叶尘猛地抬头,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你体内的血脉虽所剩无几,但仍然可以用来提升,看到你面前的造化秘纹了吗,拿起一道注入其中,修为自然会恢复。”

  “此言,当真?”

  叶尘眼神炙热,伸手抓起一道造化秘纹。

  顿时,一股贯彻大道的玄妙之力从中涌现了出来。

  在经历过大起大落后,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实力的重要性!

  “呼。”

  叶尘尽量让自己放轻松,而后尝试将造化秘纹融入体内,跟残余血脉结合。

  蛟龙血脉,乃是灵品血脉,能够大幅度增强体魄。

  修炼到极致后,身似铁骨,撼山断水!

  可如今,血脉被夺,只剩一些残余。

  加上修为被废,危机近在眼前,叶尘已经穷途末路了。

  不管什么办法,他都愿意一试。

  哪怕,没有回头路!

  下一刹那,异变突起!

  叶尘感觉到,自己似乎开启了推演模式。

  各种画面,在记忆中接连浮现。

  残余的蛟龙血脉,居然在体内沸腾、滚烫起来!

  短短几息,血脉竟是恢复如初!

  小成!

  大成!

  圆满!

  巅峰!

  叶尘对蛟龙血脉的领悟,一下从小成,攀升到了巅峰境界!

  只一瞬,便能抵十年苦修!

  简直恐怖。

  然而,还在上升!

  在涨,还在涨!

  巅峰之上?

  轰——破!

  血脉进化!

  玄品,龙象血脉!

  推演到极致后,血脉竟是进化了!

  然后,继续提升。

  小成!

  大成!

  圆满!

  巅峰!

  轰——再破!

  进化!

  圣品,虬龙血脉!

  还在提升!

  小成!

  大成!

  圆满!

  巅峰!

  轰——继续破!

  进化!

  皇品,战龙血脉!

  仍然在提高!

  “轰轰轰——”

  伴随着风雷之音响起,叶尘的力量、气血,都在疯狂增加着。

  体魄雄浑,气血如龙。

  心脏缓慢跳动间,爆发出沉闷巨鸣,像是有真龙仰天嘶吼。

  狂野、蛮横!

  终于,推演结束。

  “帝、帝品,蛮荒祖龙血脉?”

  饶是心性坚韧的叶尘,此刻也难压震撼之意。

  自己只是把造化秘纹,融入残余的蛟龙血脉中而已。

  居然从灵品进化到了帝品,铸就了独一无二的——蛮荒祖龙血脉!

  刚走出不远的叶痕,忽然察觉到一阵庞大的荒古气势,刹那间竟是被压得站不住脚,噗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是哪位大能在突破?”

  叶痕骇然,举目四望。

  这股气势来得快,去的也快。

  他有些艰难的站起身,脑海中,仍回味着那恐怖的气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