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 阴阳小道士

阴阳小道士

阴阳小道士
  • 来源:万读
  • 作者:爱吃菠菜
  • 时间:2020-06-22 14:38

  我叫周小道,十八岁那年,我挖开了一座阴坟,从此怨气缠身不得安宁,为了活命,我不得不踏上一条危险而神秘的征途。一部道书,刻画通天禁术,一副画卷,内蕴阴间地府,我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免费阅读

  爷爷曾跟我说过,这个世间许多事都是因果轮回,命中注定,无论你怎么躲,都无法避开那永世的宿命。

  爷爷说,大道通天,走的人太多,孩子你以后就走小路吧。

  他给我取名叫周小道,据说我出生那天,冥界洞开,百鬼出行。

  到了夜里,原本皎洁的明月变成了一弯血月,就连本已经下山的太阳,也从东面爬起。

  昏暗的夜空,山村之上,日月同天,吓得村里人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第二天一早,村里所有畜生倒地,水井冒血,乡亲们怀疑我是恶鬼转世,硬是要我父母丢弃我。

  但我爷爷还是力排众议,将我留了下来。

  再后来,爷爷好几次喝醉酒,老跟我说这是因果循环,还说什么周家再也经不住沉沦,再也不能干那事了,否则家毁人亡。

  我当时听不懂,长大了却渐渐回过味来。

  出生没多久的我,先是父亲在一个雨夜离家出走,再也没能回来。

  母亲为了找我父亲也走了,直到现在,我唯一能记起他们模样的东西,便是屋头唯一的一张黑白全家照。

  我从小体弱多病,是爷爷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喂大的。

  上学的时候,我没少和同学们打架,因为他们老是叫我爷爷老神棍,骗子。

  爷爷是不是老神棍我不知道,但从小到大,爷爷不做生意,也不务农,除了隔三差五的出去一趟外,就是蹲在家里的一间黑屋子里捣鼓东西。

  那间黑屋子时常挂着锁,钥匙在爷爷身上,我哪怕是靠近点他都不让。

  可即便是这样,我们爷孙俩依然是吃喝不愁。

  好几次,我忍不住问爷爷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们为什么叫你老神棍。

  爷爷当场脸一黑,蒲扇似得大耳光子扇下来,我就再也没问过了。

  时间在慢慢过去,我也在一点点长大,而对于爷爷身份的迷惑,终于在我高考结束不久得到了答案。

  高考结束后,我从镇上回到村里,原本想趁着这两个月的时间出门打打短工,补贴一下家用的时候,有人却找上门来。

  是我从小光着腚玩到大的好哥们,张明远。

  他学习不好,很早就辍学出门闯荡,也就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回来看看。

  好兄弟见面,自然是不醉不归,酒喝开了,张明远拍着胸脯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发财。

  这年头挣钱不容易,我家的条件并不是很好,靠着爷爷一个人混个温饱而已。

  大学的花销肯定很多,我想给爷爷减轻一些负担。

  我迫不及待的问张明远是哪道财路。

  这家伙还挺神秘,让我三天后的半夜,在村头等他。

  到了那天晚上,我趁爷爷已经睡着,偷偷摸摸的跑到村头,张明远正站在那抽着烟。

  看到我来了之后,张明远直接掐灭手中的烟,一声不响的带着我就走。

  我俩一路往西,没过多久就来到一座小山头。

  这座山我们村里人称为坟山。

  听名字也知道,这是埋死人的地界。

  周边几个村庄的人,他们的先辈都是葬在这里,这里的坟足有数百座之多。

  山下杂草丛生,虽然距离还远,但我还是感到一阵凉意。

  我有些哆嗦的问张明远想干什么。

  “挖坟!”

  张明远嘴里吐出两个冰凉的字眼,然后递给我一把铁锹。

  原来他发的是死人财!

  一听是这,我吓得转头就走。

  “十万块!”看到我要走,张明远慌忙拉住我说:“小道,一晚上十万块,这种好事上哪找去?别说做哥哥的不照顾兄弟,帮完这个忙,十万块双手奉上。”

  我脚步顿住了。

  十万块,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别的不说,起码大学四年的花销是不用愁了。

  我根本没犹豫太久,这笔钱对我诱惑太大。

  我接过张明远的铁锹说行,不过钱一定得给我。

  张明远搂着我肩膀说没问题。

  上了山,周围都是坟堆,脚下还有许多尖锐的小石头,一不小心就容易摔倒。

  我俩走了半个小时,才来到他的目的地,后山刚下葬的一座新坟。

  这座新坟没有墓碑,只是一个小土坡,坟头上还有一只碗倒扣着。

  张明远上去一下就把那只碗给踢开。

  这座坟是隔壁村李大柱家的闺女,据说是干了不光彩的事,怀孕后上吊死的,连葬礼都没办就草草下葬了。

  张明远要挖她的坟?为啥啊?

  我偷偷看了眼张明远,发现她脸色有点古怪,有紧张也有兴奋,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

  我有点纳闷,虽然我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但他外出多年,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现在他是个啥样我丝毫不清楚。

  张明远从包里拿出三根拇指粗的香点燃,恭恭敬敬的冲坟堆拜了拜,插在坟前。

  “小道,一会下铲子的时候慢点,看着些。”张明远面色凝重,低声对我说:“无论看到什么古怪的事,千万别大喊大叫,一定要记住!”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我腿肚子都在打摆,有种想扔掉铲子直接回家的冲动。

  不过想想那十万块的酬劳,我还是忍住了。

  我和张明远一起,轻手轻脚的拿着拿着小铲子挖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这才将这座小土坟挖开。

  当看到那坟中的棺材时,我的眼皮狠狠跳动了几下。

  那是一口鲜红如血的棺材!

  大凡棺材,都漆成暗红色,漆成鲜红色的都是横死之人,怨气太重,红色越浓,镇邪的作用越佳。

  不仅如此,在棺材上,还缠着红色的丝线,纵横交织,犹如一张紧密大网,将整口棺材给牢牢裹住,似乎生怕里面的人爬出来。

  “就是这,没错。”张明远显得很兴奋,他从包里拿出一把刀子,我吓得急忙离他远点。

  张明远注意到我的动作,摇头失笑道:‘小道,你误会了,来用这把匕首割破你的手,把血滴在棺材上。’

  “为啥?”我一听不是要杀我灭口,心神稍安。

  “别问了,说了你也不懂,照做就是。”张明远后面还加了句:“只要把血滴上,就没你什么事了,十万块马上给你。”

  都做到这了,如果我不听他的,那不是白忙一场。

免费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