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 轨罪

轨罪

轨罪
  • 来源:木叶
  • 作者:兰州九歌
  • 时间:2020-06-19 11:38

  轨罪是由兰州九歌创作的一本的都市悬疑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马古文。小说内容精彩,文笔优美,主要讲述了马古文是青肃大学考古专业大二学生,是青州市人,被女友背叛后逐渐发现了这座城市的阴暗。因为父亲的诡异身亡,马古文又一次回到了这一座城市。

免费阅读

  欲望变成行动,诅咒便如影随形!

  ......

  【2012年,我20岁,4月2日,星期六】

  青肃大学一座宿舍楼下,大雨倾盆,冰冷如刀!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破开雨帘,满脸得意,嚣张跋扈,狂笑而去。

  肤色如玉的长腿女孩看着窝在树下满脸血污的男孩,被伞遮盖的瓜子脸上显出犹豫之色。

  片刻后,那双白皙的手摸了摸玉颈上的纯金项链,犹豫之色瞬间消失了,加快脚步跟上了西装男子。

  西装男子笑的更加肆无忌惮,左手晃了晃一张宾馆的贵宾卡,另一只手攀上了女孩颇有曲线的翘臀,摸得女孩身体一阵颤抖,女孩发生婉转好听的轻笑声。

  雨似乎下的更大了,天地雾蒙蒙一片,校园内人影逃窜,自顾不暇!

  我躺在松树下的树坑中,脏臭的污水逐渐淹没我麻木地身躯,身上的伤让我痛的歇斯底里,鲜红的血液和着雨水染红我廉价的白色衬衫。

  心痛,刺骨般的绞心之痛,让我对人世间产生了厌倦!

  或许就这样离去,才不会这么痛苦吧!

  ......

  我叫马古文,青肃省青州市人,是青肃大学考古专业大二学生。

  青肃大学是青肃省最好的大学,中外语言系和考古系是该大学老本级的专业。

  遗憾的是,外文系学姐学妹貌美如花,考古系学长学弟迂腐可怕。

  直到盗墓系列小说大火之后,考古系才成为香饽饽。

  我很荣幸生活在考古系是香饽饽的时代,为此,在过去的一年,我有幸追上了同级日语系的女神级美女米小甜。

  我俩很聊的来,除了我俩整天腻在一起。

  午后的校园阳光很暖,她将我约到了林荫道。

  但今天的她并没有和我拥抱,也没有献上香吻,整个人有些伤感。

  我俩在夕阳的光辉里是那样的温馨,也许注定我们要一辈子。

  “阿文,上周末我回家了,给我爸妈说了咱俩的事情,但是他们反对我俩在一起,因为,因为......”

  小甜有点说不出口,眼神里面满是伤感,我想去拉她的手,但她推开了。

  是的,我和小甜在一起八个月了,除了假期,我俩天天腻味在一起。

  但没有和她住过宾馆,我们并没有睡在一起。

  所有人背后叫我纯男,室友取笑我是肾虚,那些吃不着说葡萄酸的人说我是乡巴佬,可我没有在意过。

  因为我认为我俩是爱情。

  其实,小甜没有说出口的话,我是知道的。

  小甜的爸妈都是青州市政界有身份的人,如果父亲是国家单位的正式员工,自然是天作之合。

  但是,父亲不但不是国家单位正式员工,还是青州市轨界世家臭名昭著的古玩世家马家之人。

  而我早就被赶出马家,目前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依靠着在考古公司做考古工作的父亲的微薄工资苦苦度日。

  没有钱,哪来的爱情呢?

  更令我伤心的是,她的脖子上有了一个金灿灿的项链。

  那是中央大街柜子里面的经典款,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柏拉图的永恒,价值近两万。

  上次我俩逛街时,这个标价让我退避三舍,悻悻而归。

  可现在,已经戴在了米小甜的脖子上,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忽然,乌云盖住碧空,一场急雨破天而来,打破了我和她额沉默,我俩慌张分手而去。

  精神萎靡不振的回到宿舍楼之后,就听到了发小超子与室友争吵的声音。

  “我擦!这他妈的不是,是他妈的PS的!”王超有些愤怒,气的粗口不断。

  “超,别特么自欺欺人了,阿文是个穷光蛋,如果我是米小甜,我也不跟他了,这叫现实,兄弟!”

  室友栋子的话惊天动地,却是道出了我最不愿听到的事实。

  “嘿嘿,只是坑了我们的阿文唠,非要做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结果让别人开了刀,拱了新菜,便宜了那个江泰宁孙子玩意儿!”

  又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时候的我,已经气急败坏,红着眼睛,冲了进去。

  宿舍里面一阵鸡飞狗跳,超子已经忍不下去了,动起了手,打的脸盆满地滚。

  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冲到栋子的电脑前。

  只见电脑里是一张高档酒店正面拍的床照,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关键部位已经被打上了马赛克,女主角的相貌有点模糊,神似米小甜。

  其实,我看的第一眼就知道是她了。

  因为那个金灿灿的项链,还在米小甜的脖子上。

  我眼前一黑,心都要碎了,我夺门而出,横泪狂奔。

  “江泰宁,你大爷,老子要杀了你!”我在雨中愤怒狂喊,杀意滔天。

  江泰宁,青州市书画古玩世家的阔少,典型的多金富二代。

  也许是老天照顾我,我在雨中的怒吼声刚落下,就看到了江泰宁和米小甜勾肩搭背雨中漫步的情景。

  我怒火中烧,仰天长啸,捞起一根树枝,不顾一切冲向了那个西装革履的邪笑男子,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杀之而后快!

  然而,我太高估自己了,一年的好吃懒做,我的身体差的要命,体力与狂吼的音量差之千里。

  我的树枝穿破雨帘,但在江泰宁的面前停住了。

  接着,江泰宁邪魅一笑,身体动了,左右开弓、上下其手,我单薄的身体在江泰宁的重击中,慢慢的麻木,痛意上涌、血影纷飞。

  片刻后,一对崭新的男女在雨中潇洒而去,留下一个大男孩独自绽放着血和泪造就的厌世之花。

  从此,一座城,一个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