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玄幻 > 仙桥归凡录

仙桥归凡录

仙桥归凡录
  • 来源:木叶
  • 作者:村夫笑笑生
  • 时间:2020-06-13 09:58

  仙桥归凡录是一本连载中的玄幻题材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村夫笑笑生,小说的主角是寻峤。主要讲述了寻峤本是仙帝转世,为了一座仙桥,付诸了三世。离开后,众人皆已为已成仙,藏在云深之处无人知。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

免费阅读

  大丰叁叁年十月初五,南凉国皇城。

  这日,南凉国皇城官邸酒楼张灯结彩,官道两旁人潮涌动摩肩接踵。城墙之外亦是人山人海。

  今天,是南凉国念雪公主出降北凉的日子。

  “吉时到!”太监的声音从宫殿外传来。念雪公主此时一身红色吉服,头戴凤冠在命妇的导引下走进彩舆。

  八名太监和八名执事校尉分别在彩舆的左右两侧,抬起了彩舆。彩舆之前站着执事三十六人,分别持着灯笼八对,火把十对。

  彩舆之后又站着四十人,人人手中抱着一块红毯,乃是公主下轿所用。

  “公主,起轿吧,和亲队伍已经等在外边了,乃是平乱将军亲自带队。此行路途遥远,有了平乱将军倒也不怕。”命妇的声音从彩舆下传来。

  这平乱将军乃是大将军之子,名为屈笙。年纪已经接近而立之年,一身武艺不凡,一把弯刀使得出神入化。

  命妇在彩舆下等了片刻,才听见念雪公主的声音从彩舆中传出。“定匪将军,他,他......”

  “他,已经被陛下派往野人谷了,不能为公主带领和亲队伍前往了。”彩舆下的福晋还没等公主把话说完,便打断了她道。日夜相处她自然是了解公主的。

  皇上也自是能看出念雪公主的心思的。

  彩舆里再没有声响传出,命妇叹了口气,“启程吧。”说罢便和福晋一起上了彩舆。

  “启!”……

  北凉之国素来尚武,兵强马壮,野心也是日益蓬勃。三月前,北凉大军攻入南凉境内栖凤山。

  镇北王寻战遂领大军相抗,栖凤山一时烽火连天。怎奈兵力悬殊,镇北王节节败退。

  鏖战半月后南凉国遣来使到栖凤山求合。双方约在三日后,两国皇帝与栖凤山外会面商谈。

  三日后,南梁国皇帝苏天颐携女苏念雪前往。北凉皇帝见念雪公主时惊呼尤为天人,愿以退兵北凉境内两国友好往来百年的聘礼迎娶念雪公主。

  一场大战,因念雪公主而终止。

  距南凉皇城百里的一座无名山峰上立着一挺拔的身影,红袍银甲仿佛顶天立地。

  不过其脸上却戴着一张铁青的面具,这面具青面獠牙,让人看着不寒而栗,分明是一个索命的阎王。

  没人看得到这面具下的脸是个什么样子,又是什么表情,在想什么。但那面具的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睛却是死死盯着皇宫的方向。

  此人名为寻峤,镇北王义子。本是流浪的小乞丐,八岁那年被镇北王收入府中,成童之年开始在府中崭露头角,被镇北王收为义子。

  如今弱冠年华已是成为了镇北王府最年轻的将军。功力深不可测,传闻已在镇北王之上。

  曾一人独闯黑罗山两千山匪老巢救出念雪公主。被皇帝授予定匪的名号。定匪将军的名号因此远播。却很少有人能得见其面具下的真容。

  “你想见就去见哩,站在这里做啥子!”寻峤身后站着的威猛汉子瓮声瓮气的说。

  这壮汉身高九尺,一身铁甲,手持一把沉重的狼牙槊,不怒自威。

  寻峤回过头,眼睛透过面具看着眼前这个从几年前开始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汉子,轻轻的摇了摇头:“乌获,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乌获皱起了愁眉:“我脑子没有你们灵光。”

  这个铁塔一般的汉子站在原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寻峤已是转身朝山下走去,“备马!马上出军野人谷,收复野人谷给公主当聘礼!”

  “南凉!南凉!”无名山峰周围回荡着军人铁血般的口号......

  雍容华贵的彩舆被抬出了宫殿。此刻皇城中各宫已经开始筳宴,欢声笑语,推杯换盏中,念雪公主在彩舆中被抬出皇宫。

  南凉皇帝早已等在皇城外,在他的身后正是平乱将军屈笙和五百和亲队伍。

  看着眼前的彩舆,里边坐着的本该在宫中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此时确成了政治牺牲品的女儿,这个南凉皇帝没有多说什么。

  他转头对屈笙说。“此去,路途遥远,路上也必险恶,切要保护好公主的安全!”

  “皇上放心,卑职愿以性命护公主周全!”屈笙表情坚定,语气慷慨。周围的人心里都沉定了几分。

  “那就好,那就好。启程吧。”南凉皇帝挥了挥手,声势浩大的迎亲队伍便朝北驶去,带起一片尘土。

  看着远去的队伍,想着自始至终没有一言一语的女儿,这个一国之君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唉,回宫吧!”

  皇城内外大庆了足足三天,这三天对皇城里外的百姓商贾无疑是欢快的,对念雪公主无疑是难熬的。

  三天的时间,寻峤的军队快马加鞭已经赶到了野人谷外几十里;

  “将军,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野人谷外了,再往前赶恐怕就会被发觉。”寻峤身旁骑着枣红马的将士拿着一副地图对陆峤喊到。

  “吁~”寻峤紧拉缰绳,抬手示意身后的八千将士停下,抚了抚发出吭哧响声的黑马。

  这马名为“嘶风”,乃是品种极其稀有的汗血宝马,性格暴戾,野性十足。

  镇北王寻战看到此马时曾感慨道“樊笼厌局促,野性哪能训?”。多少想要驯服它的将军皆是被它搞得灰头土脸。

  寻峤接过地图,看着上边的地形陷入了沉思,面具下的眉毛微皱。“三千悍匪能将山寨健在野人山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确实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这野人谷在三年前发迹,本是一群土匪占山为王,几十上百个土匪,不显山漏水,并没有引起过朝廷的注意。

  没想到三年的时间野人谷发展的如此之快,已经有了三千规模。

  野人谷土匪大当家龚子贺自称野人谷谷主,数月前带领几百土匪劫了朝廷队伍,引起了轩然大波,也就是在那时寻峤知道了龚子贺这个名号。

  “侦察兵!”寻峤放下地图喊道。

  “在!”几十人站到了军队前。

  “带好地图去野人谷打探虚实,尤其是那几个难攻的峡口,给我摸清他们的兵力分布。”

  “是!”几十人领命后皆是换上了一身轻便衣服,转眼四散开来消失在一众将士视线,显然这几十人都是练习过轻功的好手。

  “其他人原地扎营待命!”寻峤下了命令后便下马,一个人离开了军队。其他人自是不敢问。

  “阎王”这个称号自然不仅仅因为寻峤脸上狰狞的阎王面具。

  寻峤一人走到了山间高地,一双眼睛望的不是野人谷的方向,是遥远的北方。

  山风吹的他身后的红袍簌簌响,吹乱了他的长发,他全然不觉。一双眼直直远眺,好像要望穿山川,望断河流。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寻峤的声音从面具里传出,似无奈,似悲戚。

  “嗤!嗤!”一颗马头突然从寻峤的身后伸出来,硕大黝黑的马头拱了供陆峤的身子。山风平息,陆峤的袍子不在舞动,他的手抚摸着嘶风的头,满眼柔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