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玄幻 > 梦回西天

梦回西天

梦回西天
  • 来源:木叶
  • 作者:文成山水
  • 时间:2020-06-10 15:18

  梦回西天是一本连载中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文成山水,小说的主角是孙凡。主要讲述了孙凡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两天前,好端端的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人下了死咒,活不过七天。为改变命运,他在一个美女小萝莉的帮助下,穿越回到了他的上一世。

免费阅读

  “喂,醒醒,到了。”

  孙凡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硬邦邦的木床上,整个房间全是木的,有点简陋,但还算精致。

  他穿着古人的白色,居然真的穿越到了古代。

  整个人头也不疼,心也不慌了。

  他兴奋坐起,一把抱住小依:“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们真的过来了?!!”

  小依却有些失落的说:“别高兴太早,在这里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六年内如果解不开你身上的死咒,你照样得死。”

  孙凡满不在乎:“六年总比六天好,怎么样,帮我看看,是我前世的身体吗?他跟我长得像吗?”

  “一模一样。”

  孙凡忽然发觉:“不对啊,我怎么没有他的记忆,穿越都得先失忆吗?”

  小依正想解释,听到门外有动静,说了句“来人了”,她就嗖地一下缩小,跳回了孙凡的左耳里。

  随即吱的一声,木门被推开。

  孙凡抬头看去,是一个端着药汤的白衣仙女,年纪跟现在的他差不多,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她手里的药汤温热腾腾,身上白衣飘飘,美得宛若一朵天上的仙云。

  “你醒了。”仙女冰冷走近。

  近一看,她寒潭冷露,傲得又像一朵天山的雪莲。

  孙凡这辈子最见不得美女,一时没忍住,他的两个鼻孔就英勇献血了。

  他赶紧娴熟地把头仰起来。

  “没出息。”待在她左耳里的小依鄙视道。

  而跟前的仙女却说:“把头放下来,让它流,淤血出来你就好得差不多了。”

  淤血?不是鼻血吗?

  见她递过一条白色的香帕,孙凡这才注意到她完全配得上天仙的手,什么柔荑、凝脂、削葱、玉指都不足以形容。

  他低头怔怔看了好一会,流了二两不止,直等左耳里的小依说“差不多行了,再流就贫血了”,他才反应过来,忙又仰起头。

  “擦擦吧。”仙女塞过香帕。

  孙凡斜着眼,不小心碰到她的手。

  冰冰的、柔柔的、温温的、爽爽的,他浑身一激灵,又多掉了二两血,猛地头有点晕,站不住。

  “喝了吧,这是补血汤,喝了人就不晕了。”仙女像什么事也没有,冰着脸,递过手里的药汤。

  孙凡怕再碰到她的手,仰着头,两指插住鼻孔说:“放、放桌上,我自己来、自己来。”

  韩采颜觉得他有点奇怪,但没在意,她刚把药汤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孙凡就迫不及待的端过一饮而尽。

  药汤的温度刚刚好,苦甜适中,说明这仙女表面冷傲,内心对他还是很关心的。

  确切的说,是对他的前世。

  “不好意思,这位仙女小姐姐,请问这是哪,你是谁,我好像失忆了?现在是什么朝代,明朝?清朝?还是唐朝宋朝?”孙凡问她。

  韩采颜见他说胡话,脸上掠过一丝紧张,伸手一把抓过他的左腕脉搏,一切正常,只是身体有点虚。

  “别闹了,二十五岁之前,我是不会让你下山的。”随即她冷漠道。

  冷不丁的肌肤之亲,本来孙凡英勇的血又要献出来,听了这句话,硬生生给吸了回去。

  因为他活不过二十四岁,他身上被人下了死咒。

  这也是他为什么从现代穿越回来的原因。

  但暂时没法解释。

  他左手抓着浸血的香帕,右手拿着空碗,出门一看,自己确实在山里。

  他所在的这个房间,是一间小侧屋,旁边还有一间正房和另一间小侧屋,一共三间房子。

  这三间房子一律都是木头盖的,只在外面涂了一些防腐的松漆,正屋小两层,两间侧屋只有一层,木头青瓦,古朴而简单。

  门前有一个青石铺成的小院,整块地方被一重厚厚的烟雾笼罩着,看不出去五米远。

  抬头,远天旭日刚出,隐约能看见一抹红润,原来是早上。

  “你完了,她说的没错,没她你确实下不了山。”小依坐到他左耳的耳郭上,叹气说道。

  “什么意思?”孙凡浑身一紧,说话大声了点。

  “小点声,你往前走走不就知道了。”

  孙凡依言往前,没走几步,乖乖,不是被雾罩着他看不出去,而是前面压根就没路了。

  那是一个几乎垂直的断崖台,底下被雾罩住的地方深不见底。

  他下意识的转过身,后面除了房子也看不出去。

  他不信邪,坚信下山的路就在屋后。

  跑进中间的正屋,旁边的土灶台生着火,墙上挂满火红的辣椒,他趴到小木窗上一看,这边也是空的,同样是万丈深渊。

  左右能看见的只有雾,根本没有路。

  “不是吧,真没路啊?!”

  小依点点头:“我还能骗你吗?”

  “那怎么下去啊?”孙凡急道。

  “你等着,我帮你看一下。”说着小依就从他的耳郭处一闪消失不见了。

  “你没事吧?让我再看看。”韩采颜一直注视着他,见他自言自语,不像装的,跟过来,有些担心道。

  她重新又把了孙凡的脉,就是身体虚,其它一切正常。

  孙凡正想跟她坦白,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现在的这个他已经死了。

  小依就重新闪回到了他的耳朵里,朝他说道:“先别说你穿越的事,别急,慢慢来,我会帮你的。”

  孙凡恍然:“我懂了,失忆是你这次帮我穿越的代价是不是?还是说……”

  他想到更可怕的,没法当着韩采颜的面说,拔腿跑回刚才醒来的小侧屋,门一关,接着问道,“还是说他的死跟我的穿越有关,是我害了他?

  “穿越前我忘了问,我是跑到活着的他身上,还是死后的他身上,你说话啊,到底是那种情况?”

  小依叹口气,回道:“想听实话吗?我也不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