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中文网-优质的小说阅读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异能玄幻 > 飞花仙剑

飞花仙剑

飞花仙剑
  • 来源:木叶
  • 作者:青鸟说玄幻
  • 时间:2020-06-10 14:25

  飞花仙剑是一本连载中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青鸟说玄幻,小说的主角是顾小彩。主要讲述了东海九华门中杂役女弟子顾小彩,30岁都没能筑基,被渣男所杀后重生在五岁那年,结果重生后却又陷进了更加云波诡异的重重灾难之中。

免费阅读

  一男两女,能够让一个男人对付女人的只会是另一个女人。

  这是一男一女在对付另一个孤身女子,孤身女子牙齿都在打颤,一步一步战战兢兢的后退到退无可退,后面是茫茫烟波湖……

  对面的一男一女也停了下来,男人有点羞涩,女人则好心情的笑着,很得意的模样,因为将死之人不是她。

  只见这伙同男伴欺上去的女子,七宝云簪绾青丝,耳配东海明月珰,身穿金缕绦绡衣,蓝田玉带曳长裙,白玉圭璋擎彩袖,面如莲萼藕花香,謦竹难书美,妙笔难画颜,衬得对面的女子一无是处红衰翠减,万般羞涩无限心寒。

  男子朝着对面的后退的人挑了挑下巴才略显高傲的说:“顾小彩,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其实别人对你说的都是对的,你的美貌拯救不了你的身份,如果你一直筑不了基,红颜一时好,坟墓是归途。

  东西拿出来吧!本来我早就不耐烦应付你了,像你这样卑贱如蝼蚁的杂役弟子,竟然还敢妄想和我共枕,做夫做妻。

  自以为有了美貌就可以横扫一切,以自己的容颜之美凌驾于我的亲传弟子身份之上?我今天就是要让你亲眼看一看,什么叫做高不可攀,什么叫做贵不可言。”

  人都说三分的人才七分的打扮,这顾小彩天生的十分的人才,却没有什么好打扮,因为出来得匆忙,身上还穿着杂役弟子的暗淡服装,头上除了一根绾发的香木簪子,就只剩下一张美丽的脸了。

  姜美玲高抬着下巴,骄傲的孔雀一样微笑着,有点可惜的说:“确实像传说中一样长得好!也难怪阿贵会一直拖拖拉拉下不了决心。

  可是我觉得像你这种人,身份如此卑贱,还梦想着做亲传大弟子的妻子,实在是太不知进退,妄谈婚嫁。

  最应该的是把你卖到青舍瓦楼里去。那里也算是繁华富丽,倒也配得上你这张经久不衰的脸。

  我们今天要抢劫了你,是不会再让你活着的。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像你这样一个半老女子能够卖多少灵晶,卖出去的钱可不可以买到一个小灵兽。

  如果有来生,你可要记住了,不要长出一副与身份不相匹配的美貌。反常必为妖,我谢谢你这么多年对阿贵在物质上全心全意的付出,但是你的身份也玷污了他。

  当你去了阴曹地府,有人问起,你是怎么死的?你要实话实说,是因为你这么多年一直痴心妄想,不识时务,才有了这么刚刚好在人生最美妙的时候的最恰当的死亡。”

  银珍贵右手的食指微微一动,一道寒冷的的灵剑之光从指尖跳跃而出,在顾小彩的眼前不断的旋转,带着威慑和死亡之美,却未直接取其命,大约是心中不忍。

  顾小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心中的活动很激烈,她想活下去!她刚刚在两年前知道了石珠的秘密,还以为自己的人生从此有望,用不了多久就不用做杂役了。

  她扑通一声给面前的两人跪下了:“我只是个杂役,我现在已经明白我错了,你们饶了我吧。至于仙宝,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我要是有这样的东西怎么现在还会在这里。”

  姜美玲笑着问银珍贵:“你来说,我给你一个叙旧的机会。”

  银珍贵:“拿出来,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全尸,我和我表姐都说话算话,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话掷地有声。”

  顾小彩笑了一下,三十岁的女人,虽然没有筑基,然而天生丽质,加上一直天真,虽然做了二十五年的杂役弟子,因为心里充满了希望,以为有爱情,将来是有依靠的,多少的苦难也没有把她心中的信心打掉,导致一点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此时的她方知幻想破灭,将要一物所有,干脆破口大骂:“银珍贵,你大概是不知道什么叫掷地有声吧?十八年了,十八年的供养,就是一条狗,恐怕现在也会对我摇尾巴。没想到你竟然连狗都不如,我顾小彩瞎了眼睛,鬼迷心窍,现在虽然为时已晚,你们也休想如愿以偿。”

  她一下子跳了起来,转身向着烟波湖扑去,怎么都是个死,不如举身赴烟波,得个全尸。

  然而她向水面扑去,便感觉一股透心凉。

  剑尖穿心,透心凉啊!

  虽然是五黄六月,日高悬,她还是觉得全身都发冷。

  她十分遗憾的回望了一眼,眼前已经一片模糊,她看到了自己的胸前炸开一篷红色的烟雾……

  剑的主人银珍贵隔着三丈远,只剩下了一片虚幻。

  她想再瞪大一次眼睛,把眼前的人看清楚,她要记住这个人,牢牢的记住他,这个她自以为爱了18年的人,今天竟然把她骗到这里来亲手杀了她。

  顾小彩带着最后的执念,咬牙切齿的想,如果有来生,我要将你们一个个踩在脚下,搓扁了再搓圆,以报我今生饮剑之恨!

  飞剑本就只是丹田使出的剑气,遇到攻击目标直接穿心炸开,瞬间只看到水面几处荡漾开的波纹,然后一切归于沉寂。

  银珍贵使避水珠划开附近的水域,除了几片破烂的布块,什么也没有。

  两人捞到了太阳西下,一无所获,先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一个梦,有点莫名其妙,难道她还有另外的神器?

  银珍贵:“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是她还有别的好东西,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在相思岛上干了二十五年?绝对不会……”

猜你喜欢